23738bd4b31c7fff822c87d6277f9f2ff80d  

第二章

 

第一部就用這張當封面了……

剛好符合飄逸的美英:))))

 

 

 

不過瞬間愕然,我已經恢復平靜,失笑出聲,「我不認識她。」

是的,我不認識,真的不認識。

剛才的失態,不過是一個誤會,大雪冰封的黑夜中,一個小小的人影很容易讓人走眼,而我,岔神了。

 

這個人,不是她。

 

她的身子骨,不可能在這樣的天氣下還能在雪山中遊蕩;她的地位,更不可能身邊沒有人前呼後擁的獨自前行;她,該是高高在上接受六宮朝賀的人,又怎麼可能來尋我?

 

 

「那妳緊張什麼?捏破一個我的紙胎薄杯,殘了一套,再欠五百兩。」夜斜睨我一眼,不需要看,我的六感很清晰,清晰到能感覺她目光中的探索。

我隨意的靠向身後的大石,唇角彎起笑意,慵懶而無所謂,「欠著!半夜在這跑的,不是生意上門是啥?遠觀那身姿,腰細腿長胳膊有力,臀翹肩薄胸脯卻飽滿,如果臉還行,錢不要了,我要人。」

夜的身子一晃,伸了伸腦袋,不無疑惑得慢慢出聲,「這妳都能看出來?」

我呵呵一笑,「姑娘我玩過的女人數都數不過來,沒這點眼力怎麼行?不信打個賭。」

「賭什麼?」一挽袖子,她坐到我身邊,聲音充滿興奮。

「她還是個雛,賭妳手上那個『暖寒珮』,輸了我把『碧玉杯』給妳。」我挑著眉頭,拋個眼神給她。

「妳覬覦我那個『暖寒珮』很久了吧?但是……」她一拍大腿,「賭了!」

 

山頭間,兩個眼睛放光的女人,遠遠的瞪著那個慢慢靠近的身影,當人影越來越近,我的笑容也越來越大,舉起酒杯抖起腿。雖然她全身上下都包裹在黑色的大氅中,連腦袋都裹得嚴嚴實實,但是我知道,這一局,我贏了。

 

「來者何人?雛子否?」人影剛剛爬上山頂,甚至還來不及喘上一口氣,夜如同一朵紅雲般飄了過去,嬌吼聲中明顯可以感覺到來人的一怔。

腳下一退,人險些栽倒滾落崖下,夜飛快的一伸手,扯住來人的前襟,「說,雛子否?」

那人下意識的拍向夜抓著自己前襟的手,掌風呼呼,倒有幾分架式,只是想要掙脫夜的手,怕是不可能。

我冷眼旁觀著,看見夜雪白的手掌如靈蛇般在她的掌影中穿梭,不時扯扯她的衣衫,揪揪她的領子,輕笑間可見玩得不亦樂乎,最後她順勢一掀斗篷,將來人包裹著的大氅扯了下來,站在一旁咯咯嬌笑。

 

當那斗篷如黑雲般飄落的時候,我感覺到輕鬆的笑意正在臉上凝結,「碰!」手上的紙胎細瓷薄杯再次被捏破一個。

 

黑色的長髮因為夜的力量而飄盪在風中,根根細亮如絲,藍若湖水的雙瞳中跳動著慍怒的火焰,高挺的鼻樑下,薄薄的鼻翼張翕著,正極力平息著心頭的怒意,紅色的雙唇,像剛採下的櫻桃,散發著誘惑的光芒,面色如玉,似乎剛剛剝了殼的荔枝,水潤清透,讓人想輕輕的吮上一下,親上一口。

像,太像了,若不是衣衫下透出有力的腰身、緊實的肌肉線條,還有眼神中跳動的火焰在訴說著她不是個好脾氣的主,還有不像那個人永遠蒼白的臉色,我幾乎以為自己看到了她。

 

 

「又碎一個。」夜不鹹不淡的拋出四個字。

 

「碎一個賠一套,不多碎幾個怎麼對得起我。」拋下手中的瓷片,我毫不在乎的抓過壺子,嘴對嘴的啜飲著。

「喂,妳是不是雛子,快說!」夜不耐煩的抓抓腦袋,丟下手中的大氅飄然回我身邊,一把搶過我的酒壺就往嘴裡倒,「留點給我。」

 

女子的目光從夜的身上轉移到我的身上,久久凝視著我的臉,感受到她的打量,我只是心中冷笑,視若無睹。

「若妳是日俠,莫說有問必答,便是要遙塵的身子、遙塵的命,也拱手奉上,若不是,請恕我無法回答。」終於,她出聲了,聲音細膩乾淨,好聽得緊,只是,卻不像她了。

 

我與夜互相交換了個眼神,呃,應該是我與夜的面具互相交換了個眼神,她輕輕的靠上我的肩頭,悠閒的摳著手指頭,「看來妳是來找日俠的阿,欸,真無趣。」

夜的聲音嬌弱,舉止膩歪,只有與她貼身靠著的我,感應到了一股淡淡的殺意。

 

是的,夜的殺意。

 

「日夜雙俠」隱居在這「寒雪鋒頭」是武林中最大的秘密,即使有生意上門,也是在指定的地點放下請帖,生意若接了,請帖自然不見,若不接,半個月後主顧取回便是。沒有人知道我們的容貌和落腳點,而這個女人,剛才停留在我身上的目光已經出賣了一切,她在等我承認自己是日俠,那麼她,肯定在哪見過我,或者……知道我曾經的身分,那麼這樣的人,勢必不能留下。

 

我手指一拂,將夜從我身邊撩開,衣袖輕擺,飄然行向一旁的屋子,「這裡沒有日俠,小姐找錯了地方,請回吧。」

 

夜一愣,終究選擇了跟在我的身後。

 

我知道,她在奇怪我話中放了那女子一馬的意味。

 

確實,我不希望看見她死,一張與那個女人極其類似的臉讓我起了憐惜之情,不自覺的鬆了口。

 

 

「撲!」雪地上傳來的輕微聲音讓我停下了腳步,厭惡之色浮上臉頰,頭也不用回都知道,這傢伙用了一招我最討厭、最煩、最不願意看見的招式──跪求!

 

「遙塵懇請王……」

 

「呼……」

 

「啪……」

 

似乎是風雪,卻傳來清脆的響亮,打斷她下面沒出口的話,我站在原地,手指攏入袖中,彷彿從來沒有動過。

 

「遙塵懇求您回去。」她似乎知道了自己的失言,動也不敢動,誠惶誠恐的說著。

「妳求我?」我翩然轉身,冷笑依然掛在唇角,「跪著就算求了?我以為雪夜裸身爬行跪求才算求呢。」

 

她眼神中火光一跳,旋即平靜,似乎早料到我會提這樣的要求。

 

那倒是,風流王爺的花明天下誰人不知?要個女人又算啥,沒有幾分美色又豈敢來找我?既然來了,必然是準備十足的。

 

「那還請夜俠迴避,遙塵定然……」下面的話沒說,手指已經碰上領口的扣結。

「噗!」我拽著夜的袖子,一聲輕哼,「現在是妳求我還是我求妳?」她叫遙塵是嗎?不似皇家貴族的名字,那麼,她是誰派來的人?

 

她的手一頓,美麗的雙眼堅定的望著我,「啪」一粒扣子已開。

 

優雅的頸項似天鵝垂死前的哀鳴悲戚,她的手指緩慢卻沒有任何遲疑,在所有的扣子被慢慢解開後,我看見那雙眼輕輕一抖,眼皮垂下的瞬間,雙手一分……

如玉的胸脯在風雪中顫抖,完美的胸線上兩點殷紅在寒冷中緊緻,輕輕的起伏,心窩處一個紅點,清晰搶眼──守宮砂。

 

「繼續!」我的聲音不帶任何感情,手掌一伸,攤在夜的面前。

 

「哼!」伴隨著夜的冷哼聲,我的手中多了一塊溫潤的玉珮,在寒風中更形暖意透體,散發著淡淡的體香,而夜,紅袍一捲,消失在屋前。

 

能從一毛不拔的夜身上拐到東西,真是不容易阿,更何況是貼身的寶貝呢。

 

我笑著,將玉珮塞進懷裡。

 

再抬首,眼前的一幕險些讓我喘不過氣。

 

冰雪大地上,黑色的長髮披散雪中,修長的身子赤裸的跪在冰雪中,雪打上她的臉龐,竟然無法分辨孰更白、更美。她胸膛起伏,呼出的白氣將那身體掩在氤氳中,轉瞬又清晰,緊緻的小腹在風中微微收縮著,大咧咧的任我觀賞。

我不動聲色,卻不得不承認,這般風景令人心動,看她的身子在風雪中顫抖,我竟然有一絲快意,蹂躪美麗的快意。

 

她慢慢的伏下身子,長長的手臂伸出,趴倒在地,掩了最曼妙的風景,卻袒露了修長的腿和挺翹的臀,那腰身,令人有伸腿夾住的衝動。

 

手指扣入風雪中,極緩慢的移動著身體,向著我的方向,一點點拖出身體滑過的痕跡。

 

她爬到我的腳下,匍匐著,「遙塵懇求您,回去吧。」

 

「回去?」我淺笑著,「我只是教妳什麼才算求人的姿勢,可沒說妳求我我就回去。」手一招,大氅蓋上她的身體,「妳走吧。」

她默默的站起身,雪白的肌膚上沾染點點雪花,說不出的媚態撩人,轉身間,我突然出聲。

 

「誰派妳來的?」

 

她停下腳步,晴藍的眼望望我,神色中死灰一片,「對不起,您不答應跟我回去,我不能說出主人是誰。」

 

「我若答應呢?」我雙手背在身後,指尖已撫摸上細薄的飛刀。

 

她的面容,分明是有人刻意挑選出來誘惑我的,那麼挑選她的人,一定知道我和那個人的關係,若我行差踏錯一步,不但可能害了自己,還有可能害了那個人,面前這名絕色女子,不能留她性命,只要殺了她,我與那個人之間被猜測的秘密就能很好的被掩飾掉。

 

「您若答應,便是遙塵的主人,主人之命,遙塵不敢不從,您問什麼都行。」她站立在我面前,黑色的大氅下,細膩的小腿肌膚散發著青年女子的結實有力,只可惜,我不能享受。

 

「是嘛?」我慢慢的移動腳步,靠近她的身前,微笑著將她的容貌最後一次掃入眼中,手中寒光一閃,揮向她的頸項。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第二章奉上︿︿

 

如果發現哪裡怪怪的請告訴我~~~

盡量讓這部沒有違和感XD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冰凝 的頭像
冰凝

£Freeze★°冰凝

冰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5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5)

發表留言
  • Tomato
  • 連續更文~打算日更嗎 還是早寫好了等不及要放上來
    這是一篇由許多女子環繞著太妍的故事(美英醋
    改文的留言 不太清楚要留什麼 所以打了些廢話(茶
    總之留言支持一下
  • 兩個都有XDDDD
    沒錯:))))
    我怕被美英追殺XD
    就當一般的文來留言就好了~~~~
    改這部本來就是想要讓你們看看這部的劇情
    因為我真的太愛這部了哈哈

    其實作用是讓你們等正文的時候有個小餘興可看˙ ˇ ˙

    冰凝 於 2013/07/28 12:51 回覆

  • 怡靜 彭
  • 正在等全部十二人到齊,吵架呵呵!
  • 哀呀還有些時日呢XD
    我好愛看他們吵架:))

    冰凝 於 2013/09/18 21:18 回覆

  • 悄悄話
  • 悄悄話
  • 悄悄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