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3738bd4b31c7fff822c87d6277f9f2ff80d  

第五章

 

 

 

我現在心頭是五味雜陳,剛才我全身的真氣都提到了頂點,準備一擊將她拿下,我手中的飛刀已經在指尖閃著寒光,預備她逃跑時直接命中剿殺,我的注意力更是張到最大,生怕遠處有她的同伴,就在我全部都準備的好的時候,就在我即將伸手擒下她的時候,她就這麼倒下了。

 

出師未捷身先死,長使英雄淚滿襟。

現在想哭的人,是我!

用了打老虎的力氣和準備,卻發現我的對手,只是一隻蹣跚學步的貓,怎不令人捶胸頓足,嚎啕大哭?丟臉啊,太丟臉了。

 

從房間的角落裡走出,任窗外的月光撒播在我的身上,我感覺自己猶如一隻銀光下舞蹈的惡魔,噙著邪壞的笑,端詳著地上的小人兒。

 

她很大膽,大膽到居然沒有用面巾遮面,當然以她這樣的無腦來看,有和沒有幾乎沒有差別。

她多大?十三,十四?還是十五?

 

柔軟的腰身,纖細的腿,還帶著一點稚氣的嘟嘟臉頰,讓我一時無法做出判斷,水潤的嫩唇散發著桃紅的色彩,圓睜的杏仁眼漆黑點亮,長長的睫毛象兩把細密的絨毛刷子,此刻正無力的撲閃著,若蝴蝶翅膀的顫動。

 

很漂亮的小傢伙,只那一雙眼,已是臉上最可愛的標誌,讓我一眼難忘。

小貓兒,一隻沒什麼大腦,笨笨傻傻的小貓,靈動中憨態可掬,一瞬間我居然有放盆牛奶在她面前,看她舔食的衝動。

 

我蹲下身,手指勾上她的下巴,小傢伙的迷藥不錯啊,只軟身子不失神智,真是走千家,盜萬戶,偷香竊玉之必備法寶。

「要我幫忙嗎?」儘量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真摯無比,可惜那笑意怎麼也遮掩不了。

她閃亮亮的眼眸望著我,「你肯幫我?」

「那當然。」我輕佻的抬高她的臉,嘴巴湊上她的耳邊,再似有若無間舔過她的耳垂,噴出的氣息吹入她的耳孔,「妳想要我怎麼幫妳。」

「我,我……」她的聲音開始不住的顫抖,顯然小傢伙沒有被人這樣撩撥過,無助卻不能躲閃,「我,我懷裡有解藥,幫,幫我拿。」

「解藥是嗎?」手指如蛇般順著她的衣襟滑入她的胸前,在觸碰到細膩如絲緞般的肌膚後,我一聲低喟,瞇起眼細細的享受著。

兩指合攏,捏上她胸前的小小紅豆,慢慢的揉搓,嘴巴裡卻疑惑萬分,「是這個嗎?不像啊。」

手中用力,扯了扯幼嫩的小紅豆,立馬聽到她呼疼的低喘,「不是,不是那,別摸,別啊。」

「不摸我怎麼找藥?」我索性低下頭,臉貼上她的胸口,語氣裡盡是認真,「好黑啊,根本看不到。」

「不是,不是。」黑暗中的我,依稀可見了小貓兒無奈的眼神撲閃閃,「是右邊,右邊。」

「哪啊,在哪啊?」我越貼越近,說話間,舌尖一勾,滑過她已被我玩弄的挺立的小豆豆。

「嗚……」她大聲的倒抽了一口涼氣,牙齒狠狠的咬著下唇,「妳,妳是不是故意的?」

這小子終於反應過來了?我心中忍不住的暗笑。

在她胸膛上狠狠的用力揉了兩把,我抽出手,無辜的看著她,「這是右邊啊,我沒找錯啊。」

「不是不是。」她呼吸急促,「我的右邊,是妳的左邊嘛。」

「算了,算了,好心幫妳,還被妳說,我不要碰妳了。」索性拍拍巴掌,我氣定神閑抱著肩頭,看著她因為我被弄淩亂的衣衫下,半開的前襟露出的嫩滑肌膚,象極了嫩鴿的柔軟胸脯。

 

都說看稚嫩的少女在身下婉轉承歡,咪嗚著貓兒般的呻吟,眼眸透水,瑟縮著她的純真,那瞬間的美好讓人的佔有欲得到極大的饜足,這滋味,有多久不曾嘗過了?那清新的乳香,真令人懷念。

她水嫩的唇幾番囁嚅,張翕數度,小小的聲音無力的飄出,「求妳,求求妳,我,我……」

 

求求妳,求求妳,王爺求求妳不要這麼絕情,求妳了……

遙遠的聲音,哀求的語調,從心底深處浮了上來。

眼前,飄過一雙紫色的純潔大眼,慢慢沾染上情欲,再逐漸化為不屈,剛烈後的絕然,再慢慢融化為柔情似水,最後成為死一般的沉寂。

我玩笑的心被腦海深處的這雙眼驚的一個失神,再沒有了挑逗的情緒,站起身,雙手一提她的兩腿,大字型的分開。

 

「啊,妳,妳要幹什麼。」她強自的堅定終於化為驚恐,掙扎的叫著,像極了被倒拎在手中的雞仔子。

「妳不讓我碰妳的身子,我只有這個辦法了。」直接將她的腿架在肩膀上,手腕抓住她的腰帶,將她整個人頭下腳上的豎了起來,手中一陣亂抖,猶如在甩一個破麻袋或者是十年沒曬過的衣服般。

 

我抖,我抖,我抖抖抖……

劈裡啪啦,稀裡嘩啦,叮叮,各種聲音連綿不絕於耳。

 

伴隨著她的慘叫,我的目光被地上一大堆的瓶瓶罐罐,針針筒筒,大刀小鏢吸引,真沒看出來,在著瘦小的身軀裡,居然隱藏著這麼多的東西。

地上這一堆,加起來論數量,怕有個三五十件,論重量,只怕也不少於二三十斤,這傢伙,她也不嫌累的慌,還是她致力於將自己打造成一個百寶囊?

 

「喂,哪一個瓶子?」依舊保持著她頭下腳上直挺挺的掃把姿勢,頭髮在地上拖來掃去,我直接把她往那堆小山前一放,「是哪一個?」

「阿,阿嚏。」被灰塵弄的慘兮兮的某人艱難的擠著聲音,「綠,綠色的。」

 

手指一伸,掌中多了最少七八個瓶子,我哼笑著,「這麼多綠色,是哪一個?不如全倒妳嘴巴裡好了。」作勢就要將所有的瓶子打開。

 

「不要!」一聲怪叫,「那瓶是化屍水!」

「哦?」我心中一動,沒想到這個看上去簡單已極度的孩子,居然會擁有這麼難找的貨色,再拿起一瓶,「那這個呢?」

「這個是『玄參玉蟾丸』。」她的目光緊緊的跟隨著我手中的瓶子,緊張的直咽口水。

我的手一抖,瓶子差點落了地,「江湖中的療傷聖藥,萬金難求一粒的『玄參玉蟾丸』?」

不需要她回答,她的目光已經給了我最好的答案。

 

下面的對話,在她不斷給我創造震驚和喜悅中進行……

「這個筒裡是什麼?」

「『疾風驟雨釘』」

「這個是什麼?」

「追蹤名藥,『百里香』不論颳風下雨,只要沾染上了這個氣味,就逃不掉。」

「這個筒裡是啥?」

「『雪魄寒光針』」

「這一包呢?」

「『春情露』」

 

………………這個小子,徹徹底底的讓我開了一次眼,江湖中傳聞的各種聖藥,迷藥,毒藥,春藥,飛刀,飛鏢,飛針,帶鉤的,帶刃的,帶刺的,奇形怪狀的,旁門左道的,一應俱全,還都是傳說中最頂級的貨色,就連我也只見過其中區區的幾樣而已。

 

她,到底是誰?

 

懷疑堆上心頭,我拿著解藥在她眼前晃來晃去,成功的看她的視線被黏住了般跟著我一起晃,我哄孩子般對著她輕聲細語,「說,妳是什麼人?」

「我是……」大眼突然一驚,她如夢初醒般看著我,「妳,妳,妳是金太妍?」

「是!」這笨娃子現在才反應過來嗎?

「我是來殺妳的!」聲音說的乾脆俐落,只可惜那殘存的稚嫩嗓音破壞了那僅有的一點點氣勢,更何況此刻的她,衣衫大開,披頭散髮,滿面塵土的委頓在地。

一件件的把玩著從她身上抖落的物品,我看看自己剛才急忙起身而忘記著履的腳,踢踢小腿,索性光著腳丫踩上她的小腹,腳趾頭壞壞的勾勾小肚臍,咯咯笑著,「誰派你來的?」

「拿開你的臭腳。」她怒叫著,「誰能命令的了本小姐?小姐我自己想來就來了。」

「卻不是想走就能走了。」我的腳丫一點點的上移,眼見著到了她下巴處,腳尖一頂,踩上她嫩嫩的臉蛋,腳底的厚繭蹭著她水嫩的唇。

她憤憤的瞪著我,睜圓的眼睛與我結結實實的對撞下,那眼底深處的委屈和不甘,還有那麼點硬氣,都在瞬間傳達給了我。

「說,你到底是什麼人。」我手邊不知道什麼時候多了把精巧的小刀,老神在在的彎下腰,在她臉邊修起了腳指甲,一時間指甲亂飛,粉末飛揚,盡悉沾滿她的臉,「或者說,是誰指示妳來殺我的,不然下一刻,我可能要妳給我舔乾淨腳趾頭。」

「妳……」她恨恨的瞪著我,「妳有本事就殺了我,不然『殺手堂』全堂上下定然不會放過妳。」

 

「『殺手堂』?」我手一停,忘記了修腳的工作。

 

小傢伙臉上浮現起了得意,「怎麼樣,怕了吧,我……」

「哇哈哈,哈哈,哈哈哈哈。」她剛剛一點點得意被我猛出口的狂笑活活給打了回去,我指著她,笑的上氣不接下氣,「傳說『殺手堂』定下規矩,只要逃脫三次追殺,無論多少金銀『殺手堂』都永遠不再接追殺這個人的任務,但是目前為止還沒聽說過誰能逃脫『殺手堂』的三次追殺,如果都是妳這水準,只怕『殺手堂』明天就要倒了。」

「不許你侮辱我們『殺手堂』。」小傢伙眼中的認真騙不了人,讓我輕輕摸上下巴,思量著一個可能,這小傢伙,說不定真的是『殺手堂』中的一員,只是這個技術嘛……

「你是『殺』字輩,『手』字輩,還是『堂』字輩的?」我挑了挑眼皮,不屑的冷嗤。「別告訴我還是個沒出師的。」

 

 

『殺手堂』身為江湖上第一流的殺手組織,其嚴密程度也是外人無法想像的,沒有人見過其中人的真面目,也許今天還是你身邊的店小二,伙夫,挑夫,明天就成了奪魂的死神。

只是傳聞,根據功夫的高低,她們擁有各自的腰牌和編號,如『殺』字一號,『手』字二號等等,同時也看物件的程度派出相應的殺手,絕不空手而回,而據說最神秘的堂主手中,權杖則是唯一的三字牌『殺手堂』。

 

 

我突然感到一陣悲哀,就算我日俠金太妍名頭爛點,就算逍遙王爺的稱謂花點,不派『殺』字輩高手,也不至於派出這麼個傢伙吧。

「才不是!」小傢伙大聲叫著,嘴巴張著有點大,我,的腳丫,不小心,真的是不小心的,呃,塞了兩個趾頭進去。

「嘔……」一陣反胃的聲音,我迅速的抽回濕噠噠的腳丫,順道在她胸前蹭乾淨她的口水,小聲的委屈咕噥著,「叫妳不要那麼大聲吧,噁心死我了,濕濕的口水。」

「妳……」她兩眼一翻,翻江倒海一聲巨響,「嘔……」

手指連點,小傢伙被我從地上扯了起來,掌心一送,她腦袋已在窗外,半個身子掙扎在窗沿,稀裡嘩啦的聲音傳入我的耳朵裡。

 

算老娘手快,不然今天這屋子還怎麼睡?

 

一隻手掐著她的後脖子,另外一隻手輕輕拍上她的背,「哎,都是我的錯,今天趕路,不小心踩著草叢裡的一堆糞,那傢伙好像吃了香瓜,軟呼呼的大便帶著無數香瓜籽順著腳趾縫擠出來,真噁心……」

 

「嘔……嘔……嘔……」

從聲音判斷,小傢伙大有將胃吐出來洗洗再塞回去的趨勢,我耐心的靠著窗邊,等著。

 

「啪!」她軟軟的落在我的腳邊,唇邊帶著幾絲口水的亮光,閃閃的。

「妳,妳要麼就殺了我,不然以後我……」她對我怒目而視,對我恨可見比山高,比海深。

可愛的娃娃喲,如此深情為哪般啊。

我把地上的所有東西當著她的面一股腦的全部收了起來,「我不殺妳,不過這東西麼,歸我了。」

「不行,那是我的。」身體好不容易能動彈的小傢伙掙扎著向我撲來,我腳尖一勾,她狗吃屎的姿勢癱倒在地。

手指狠狠的在她屁股上揪了一把,驚人的彈性讓我下意識的再次捏了捏,手指隔著褲子在她臀縫處一掠而過,「小傢伙,妳既然知道我是誰,就別來惹我,我不管你真是『殺手堂』的還假是,下次讓我再碰到妳……」

手指一頂,我貼上她的耳朵,陰森森的咬上她的耳垂,「小心我把你的菊花爆成向日葵。」

 

她如同剛出水的魚兒,在我身體重量消失的刹那一彈而起,撞破窗戶直接飛了出去,扭著纖細的腰跌跌撞撞的飛掠。

我站在窗邊,以保證她能聽到的音量送出我最後的祝福,「小子,我忘記告訴妳了,今天我還沒來得及洗腳……」風聲嗚咽,遠遠飄送,「洗腳……洗腳……腳……」

 

「嘔……」

這是這次見面,她留給我的最後一次字。

 

我淡笑著,小傢伙沒見過世面,人單純的緊,我並不在乎她將來對我尋仇什麼的,而且今夜之後,只怕她沒膽子再見我了。

 

手指拋飛,掌心中躍出一面玄鐵牌,這是我剛才從小傢伙身上順出來的東西,她藏的隱秘,應該是寶貝。

低頭間,我的笑容凝結在臉上,黝黑的權杖上,赫然鐫刻著三個字,『殺手堂』!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知道為什麼我要一次更兩章?

知道嗎?

看完第六章就告訴你們XDDD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冰凝 的頭像
冰凝

£Freeze★°冰凝

冰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