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3738bd4b31c7fff822c87d6277f9f2ff80d  

 第六章

 

 

 

再回到京城,依然的人來人往,依然的熙熙攘攘,依然的歌舞昇平紅袖招展,好一派繁榮的景象,各色的叫賣聲,招攬客人的呼聲,偌大的『雲夢國』最中心的城市,在不經意間展示著它主人強大的實力,雄厚的基礎。

 

 

母皇的確好眼光,哥哥他確有一國之君的才華,當初的皇儲,她沒有選錯人!

 

 

手指互插的抱入袖中,不期然碰到一絲冰冷,是那鐫刻著『殺手堂』三字的玄鐵權杖。

 

從我答應遙塵重歸京城,到被『殺手堂』刺殺,一切看似好笑的巧合,中間又似乎有一條無形的絲線牽連著,我自以為隱秘的身份和行動,仿佛一直有一雙眼睛著注視,究竟是我多心,還是那神奇的第六感在警示?

 

 

仰首天空,陽光燦爛普照大地,慢慢的飄過一朵雲,漸漸遮擋……

 

 

一張女人面孔堆滿討好的笑容在我面前,乾淨的白布搭在肩頭,打斷了我突然間的感慨,「客官,請問您是打尖還是住店?」

 

「我大便!」既然不小心踏進了人家的地盤,不給面子用用地方怎麼行。

 

遙塵已經一錠銀子甩出,拋入僵硬在門口的小二手中,跟在我身後蹬蹬蹬的上了樓,難得的沒有從眼中流露出不耐的神色,而是盡職的站在我身後,「主人,需要屬下去為您叫些酒菜嗎?」

 

「然後等著你們的大隊人馬大呼小叫的沖上酒樓喊著恭迎王爺回京,再雞飛狗跳的壓著我回王府或者皇宮?」我沒有回頭,看不到她的神色,卻能感覺到她在我話語出口後的片刻不自在,「打賞小二幾錢銀子就夠她狗追屎一樣的跟過來了,你一錠銀子她居然沒反應,這小二倒見識廣啊。」

 

 

我施施然的站起身,眼神落在街對面的花樓處,『怡情閣』,還真是懷念啊,當年我也算為她們的發揚光大貢獻了不了力量。

 

腳步一轉,我飄然下樓,遙塵腳步一動,我轉身目光盯著她,「別來打擾我,我不想聽到明日滿朝野傳遍我是被相爺請回來的消息,我不是任何人用來樹立地位和擴張權勢的籌碼,也不想無緣無故就被人分了派系站了邊。」

 

她停下腳步,一點頭,「是!」果然沒有跟上。

 

 

打開手中的摺扇,我溜溜噠噠,遮遮掩掩,一副想玩小爺又怕被彪悍正夫抓包的模樣竄進了『怡情閣』,不等人開口,直接一錠銀子塞入龜奴手中,順利的被領進單間廂房內。

 

「這位姐面生的緊,不知道什麼樣的小爺合您胃口?」那笑臉,自來熟的語氣真讓我懷念。

 

 

三年了,人家從前呼後擁變成了面生的緊,我果真老了嗎?我摸摸臉,依舊細嫩潤滑。

 

 

「我不要小爺,要小妓。現在花魁是誰?」半掩著臉,我有些意興闌珊,沒了親自挑挑揀揀的興趣。

 

「您想點子衿?」她有些為難,「您若想聽曲,不如讓我換其她人來,也不比她差,若是陪夜只怕您要失望了。」

 

 

一句話沒說,我從懷裡掏出一把銀票,一張,一張,又一張,在她活活的將眯縫眼瞪成了豹子眼中慢慢的放在桌上,「和她說,只請一杯酒。」

 

她咽著口水飛快的跑了,留下我咀嚼著那兩個字。

 

 

青青子衿,悠悠我心。

 

 

青樓中取如此多情之名,不怕負累嗎?我承認,我純粹被這兩個字打動而已,開始不讓見,不是拿喬套客人的底,就是真的有客在陪,不過三百兩一杯酒,我篤定她一定會來。

 

 

就算她不想來,也會被押來。

 

 

一個人的房間,寂靜的只有我倒酒的聲音,安靜的讓我清晰的聽到隔壁房間的各種響動。

 

 

 

左邊的房間裡,顯然正在上演一場好戲大戰,桌子的翻倒聲,稀裡嘩啦的杯盤落地聲,女子的呻吟男人的氣喘交織傳來,聽的我一陣亂翻白眼。

 

 

很想過去,敲敲他們的門,叫就叫,不要叫的和驢一樣行麼?

 

喘就喘,不要喘的鬼上身一般好嗎?

 

 

「咚!」這一次,是右邊房間傳來的巨大聲響,應該是屏風倒地的傑作,我的歎氣聲也同時回蕩在房間內。

 

 

難道真的是我老了?已經不能理解激情四溢的表達是愛你愛到做死你?

 

還是現在人的技巧性都有無數的飛躍?橫的,豎的,趴牆的,倒立的都行?

 

 

聽人家壁腳是不對的,不過如果是聲音要自己傳入我的耳朵裡,那可不關我的事,尤其我還聽到了一個註定讓我無法忽略的名字。

 

「方小姐,允子矜身屬逍遙王爺已是眾人皆知的秘密,還望小姐不要令子衿為難。」女子溫潤的嗓音猶如春風柳岸下的碧潭,輕柔緩流,一點一點的沁進心懷。

 

這聲音,光閉著眼聽,就是一種美的享受,若手執一杯清酒,聽這聲音的淺吟低唱,真乃人生一大樂事也。

 

我眉頭動了動,玩味的笑了,嘴裡輕抿著酒,突然發現滋味不錯。

 

 

「逍遙王爺?那個傳說中的初夜王爺是嗎?你拿一個失蹤了的女人來搪塞我,是怕我給不起銀子嗎?」女子冷哼著,不屑聲大的讓我懷疑她的鼻屎有沒有噴出來。

 

「子衿怎敢。」好聽的嗓音又一次春風掠過,暖暖梳理心頭的躁動,「逍遙王爺鉅資留子衿三年清白之身幾乎已是人盡皆知的秘密,子衿既然收過王爺的纏頭,此身已屬王爺,在下不過區區一青樓女子豈敢失信?」

 

 

三年清白之身?

 

這幾個字太值得人思索了,我花錢買女人不假,我逛青樓喝花酒包小妓更是稀鬆平常,但是光包不用養三年,就算我有那個眼光,也未必有那個閒錢,就算有那個閒錢也未必沒有那個功夫,就算有那個功夫,也沒那個時間去等。

 

京城中的逍遙王爺、初夜王爺,應該是指我沒錯,那麼她如此肯定還人盡皆知的這個故事又是打哪來的?

 

 

「金太妍早就不知所蹤,就算在又如何?不過吃喝嫖賭樣樣精通,無兵權無官銜,當年算個人物,如今頂多算個屁。」女子一聲冷哧,「放個屁還能響一聲,你叫叫她的名字看看,有響沒?」

 

 

我看看自己剛想邁出去的腿,糾結萬分。

 

應了,我就是個屁。

 

不應,屁都不如。

 

 

不過思量間,女子的聲音再次雅致傳來,「小姐,謹防隔牆有耳,王爺無論如何是皇親國戚,請您尊重。」

 

「尊重?」一聲重重的啐聲,「我娘好歹還是三品大員的官職,堂堂的吏部尚書,她是什麼?先皇封號有用嗎?當今聖上給了她什麼名頭?」

 

 

我蹲在角落裡自我反省著,小小的自尊擰成了一團。

 

沒錯,封號是母皇給的,可如今的天下是哥哥的,可以說,我還真他媽的什麼也不是。

 

 

隔壁的杯盤翻倒聲不斷的響起,夾雜著身體落地的聲音,女子一聲壓抑不住的呼疼聲後被強自悶住。

 

女子狠厲的聲音傳來,「若不是看在你是個清妓的份上,送給我玩我都不要,姑娘我搶的,就是金太妍的女人,你若伺候的好,說不定我就贖了你帶回家,伺候不好,姑娘我天天花銀子帶人輪著玩你。」

 

女子突然沒有了聲音,我也悠閒的坐了回去,打開手中的扇子,有一下沒一下的扇著。

 

「砰!」一聲巨大的聲響,讓我幾乎以為牆塌了,伴隨著女子不穩的喘息聲,「小姐厚愛,恕允子衿無法承受。」

 

「啪!」清脆的耳光聲,還有衣衫撕裂聲,女子咬牙切齒叫嚷著,「敬酒不吃吃罰酒,今天不把你玩殘了,我就不叫方心琦。」

 

 

方家的人?

 

我手中扇子一闔,施施然的站起了聲。

 

 

聲響這麼大卻無人過問,顯然上上下下都是默認了的,而『怡情閣』的頭牌花魁居然無人保護,看來這女子垂涎已久,施展了不少手段。

 

就在我站在她們門前看看巴掌又看看腳,思考著拆門還是踹牆哪一個動靜比較小的時候,門忽的被打開,一道青碧色的身影旋出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越過欄杆扶手,向下墜去。

 

 

擦身之際,衣袖飄上我的臉頰,淡淡的雅致蘭花香撲上臉頰,清雅華貴不失高潔之姿,她的長髮散開,散過我的手指間,順滑如絲,只這片刻間的感覺,我已然伸出了手。

 

一扣她的手腕,暗勁透出,抵消了她瞬間下落的力量,手掌輕拉,她已再次回到樓間。

 

片刻間,我已將她打量清楚。

 

 

膚若凝脂雪堆就,細柳扶風搖曳行。細膩的肌膚吹彈可破,秀挺的鼻樑下,唇如櫻花水光閃爍,髮若黑瀑垂落腰間。

 

臂彎裡的腰身很瘦,清清冷冷,高挑秀美。

 

她有竹的清雅,竹的高貴,竹的瀟灑飄逸,風過處,揚起衣衫,勾勒出修長的腿,臨風若歸。

 

空中的她,似要遠去的仙子,揚首飛去,臂彎間的她,多了些瘦弱,讓人憐惜。

 

最讓我印象深刻的,是那雙眼,一雙如梅花鹿般冷靜、清澈,卻彷彿看穿世情的眼。

 

 

本以為她選擇跳樓,無非是什麼保清白之類的衝動之舉,自然少不了狂亂,驚恐或者悲憤的神情。

 

而我看見的,只是平靜,似乎這麼做,只是因為她想跳,和什麼其他的事都無關,跳也平靜,被我拉上,也平靜,一切仿佛都與她無關。

 

湊上她的髮間,在那玉墜般的耳垂上輕輕一呵氣,「青青子衿,悠悠我心。」

 

 

她的眼神第一次有了變化,驚訝,不置信,失神,閃亮……

 

我聽到一聲柔潤低語,拂入心湖,「王爺!」

 

 

扇柄勾上她的下巴,我的眼神與她對視,笑著點上她的唇,「你最好現在想想,一會如何對我交代。」

 

她動了動唇,長長的睫毛一瞬,清雅出聲,「好!」

 

鬆開抓著她的手,我踏入房內,清朗的笑聲已起,「不愧是長江後浪推前浪,一代更比一代浪,方心琦是嗎?只怕你肯,我也未必敢放心騎。」

 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你知道一打開痞客邦

看到通知5的時候有多令人興奮!!

而且還全部都是留言!!!!

天阿,好愛你們XDD

所以馬上決定今天更兩章!!

 

(某凝亢奮狀態……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冰凝 的頭像
冰凝

£Freeze★°冰凝

冰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Tomato
  • 看完Ch.5 狸貓小姐性格是像onni 但在猜的時候就覺得 身型和長像還是有差 下次要不試試一起改改看
    金王爺啊 其實變態妍的名號比較響吧 十幾歲也出手

    亢奮吧 以後一次十則通知妳也會習慣的(:
  • 後面會改的~~哈哈
    我想到一個可以完全符合呆子的形象:)))

    XDDD 先跟著原文走吧哈哈

    現在一次10則我會瘋掉吧XD
    以後的話雖然習慣了但還是會很開心啦:)))

    冰凝 於 2013/07/30 16:56 回覆

  • Yu 夏
  • 那牌子 真的是最強殺手嘛!!! 完全不像阿.. XDD
    關鍵字 梅花鹿眼睛.. 那花魁是允兒?
  • 唉呀呀人是會成長的:))
    賓狗!!!!!!!!

    冰凝 於 2013/10/27 15:53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