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b7b282dd42a28347f0c12855bb5c9ea14cebfbc_副本  

(上)

圖是百度找來,我再加一些東西~~

不是全部都我改唷…小小作者沒有那麼神……><

 

 

御書房後面的某一處偏房,濃濃的煙霧中飄著淡淡的茶葉清香,一位白衣女子正往爐灶裡添柴燒水,並在一旁的櫃子中挑了個抽屜拉開,舀了幾勺捲曲的茶葉放入茶壺中,又從懷中拿出一包白色粉末、仔細的灑在壺裡。

 

 

「仙女姐姐!妳在做什麼呢?」伴隨著稚嫩的聲音,一雙白皙的小手抓住白衣女子身側的衣角,一顆黑腦袋調皮的探出,小小的人兒掂起腳尖、伸長了脖子,努力的想看清楚比她身高高出許多的檯面上到底放了些什麼。

「哎呀…」女子被小人兒驚嚇到、手中的粉末灑出了點,卻依然很快的抹去、氣定神閒的面著小人兒蹲下,在看見了本來白白淨淨、卻沾了炭灰而變得滑稽的小臉之後輕笑起來,「殿下怎麼會到這裡來?看看您,弄的臉上黑一塊、灰一抹的,若是被皇上看見了,還不責罰奴婢?」說著,女子用自己的衣袖溫柔的擦拭著小人兒的臉,輕柔的像不小心就會擦破了薄薄的肌膚般、完全不在乎白色的衣料會被沾汙似的。

「到處都找不著妳,猜著妳或許在這就過來了,嘻嘻。」小人兒露出一個燦爛的笑臉,彎起的嘴角下露出了個可愛的梨渦,「要是父皇責罰妳,本太女……」小人兒的笑意突然僵住、臉上浮起了淡淡紅暈,改了口「若父皇責罰妳,太妍幫妳求情就是……」輕抓住女子不斷游移的手,太妍專注的看著女子,溫柔的她真的好喜歡好喜歡……

女子的神情卻黯了黯,低喃「若奴婢有生命危險、若殿下無法順利登基,您還會替奴婢求情麼……」似是自言自語、又像輕聲問著太妍,擦去最後一道黑痕,女子站了起來,舀了燒開的熱水開始沖泡茶葉、便不再理會太妍。

 

「會的……慕英姐姐是太妍此生最重要的人,太妍會不計一切保護慕英姐姐。哪怕…哪怕會賠上皇位、甚至是太妍的命。」

小太妍怔怔的看著女子的背影,不快不慢的說著似是誓言的話語,想起了半年前那次落水,慕英身子孱弱卻不顧一切跳入水中的情景,當她抱上自己的那刻,只覺得眼前的人一定是仙女、不然懷抱怎麼能如此溫暖、如此讓人安心……

 

慕英擦去一瞬間盈滿眼眶的淚水,端起沖好的茶、轉身衝著小太妍寵溺一笑,「人小鬼大,奴婢給您父皇送茶去,您去宮婢所等奴婢可好?」

「喔、喔,好……」小太妍被那笑容暈晃了,只能愣愣的看著慕英的背影消失在廊外。

 

 

宮婢所內的其中一間廂房,小太妍靜靜的坐著、等著她的仙女姐姐──黃慕英回來,約莫一個時辰過去,木門吱呀的被猛然推開,小太妍嚇了一大跳,看清是慕英姐姐之後才露出笑容,卻在瞬間感到不對勁。

 

慕英姐姐一向溫婉,怎麼會如此莽撞?光潔平滑的額上竟掛了豆大的汗珠,難不成一路從紫宸殿跑回宮婢所!?「慕英姐姐……妳……」

 

「太妍……」她開口了,聲音卻像生鏽的齒輪互相摩擦時的那樣沙啞難聽,「太妍、太妍、太妍……」慕英喊著,邊跪到地上去擁住身形還很嬌小的太妍、眼淚撲簌簌的掉落。

「慕、慕英姐姐……?」小太妍有些慌亂、又有些興奮,這是慕英姐姐第一次喊她的名字、第一次帶有感情的抱她,而不是殿下殿下的叫著、也不是因為身分才無奈的擁她入懷。

「對不起,太妍對不起……我必須保護重要的人……對不起,真的對不起!」慕英把臉埋在太妍懷裡、加大了手中的力道,她沒有臉見太妍、無顏面對把她看得比自己的命還重的金太妍。

「慕英姐姐,太妍在這……」小太妍只感覺自己的腰要被慕英抱斷了,但即使這樣、小太妍還是伸手撫著慕英的背。她難受,但此刻慕英姐姐比她更難受。

 

慕英卻猛然的推開太妍、將身子歪倒到另一邊劇烈的咳嗽,小太妍踉蹌了幾步便馬上撲回慕英面前,著急的看著慕英、輕輕拍打著她的背。

「噗………」慕英只覺得胃裡一陣翻絞,隨即一股腥甜湧上喉頭,來不及阻止、一口血噴出,小太妍身上的黃袍便紅了一大片。

 

「慕、慕英姐姐……妳怎麼了?怎麼了?我、妳,妳別嚇我呀…別嚇太妍……妳怎麼了?」小太妍這下慌了,眼淚開始不停的流,再怎麼愚蠢的人都知道慕英的身體不對勁,何況是聰穎的小太妍?但再怎麼聰穎,依舊只是個七歲的小女孩。

「太妍……妳聽好,幕後主使是太后,她以我的家人做威脅,要我在妳父皇的茶裡下慢毒……」慕英緊抓著小太妍的袍角、眼裡佈滿了血絲,「妳快…快去請御醫到紫宸殿,我的毒已經開始發作,妳父皇的大概也差不多了……現在去的話妳父皇不會太痛苦,也許還…還來得及撿回一命,快去、快去啊!」

「那慕英姐姐呢?妳這樣……太妍怎麼可以離開?太妍的命是姐姐撿回來的呀!太妍沒辦法丟下妳……」即使這樣的慕英讓小太妍害怕、即使小太妍已經瞭解了所有情況,但心底那份對慕英的不安和牽掛,依然讓小太妍邁不出腳步。

「弒君是死罪,但做了這樣的事我也不能苟活,是對皇上的尊重和歉意。黃家……交給太妍了,相信太妍能幫姐姐守護好的。」看見小太妍抿唇點了頭,慕英喘著粗氣、嘴角溢出了一道黑紅,「太妍……妳放不下我,但他是妳父皇……妳應該去,也必須去。」

 

小太妍卻沉默了許久,好像在一瞬間長大了那樣,斂下眸、把慕英扶到自己懷裡緊緊抱著,「不了,父皇那邊……過些時候大概會有很多人陪著吧,不缺太妍一個。」小太妍學著慕英,用自己的衣袖輕輕的擦著慕英嘴角不斷流下的黑血,「可是慕英姐姐這裡,只有太妍。姐姐不能趕太妍走,因為若是太妍走了,慕英姐姐就真的一個人了,太妍……太妍不捨。」

慕英怔怔的看了小太妍一會,吁出一口長氣的同時放鬆了全身的力量、將頭輕輕的枕在小太妍的肩上,「這是命令麼,殿下?」

「恩,這是命令。」吸了吸鼻子,小太妍挺直了腰桿、努力撐住慕英的重量。

 

過了很久很久,直到夕陽開始從窗口抹滅的時候,慕英用僅存的力氣拉下小太妍的衣襟、在小太妍的頰上印下一吻,露出一個極虛弱的微笑,「那奴婢,便恭敬不如從命了……」語畢,慕英眼裡的生命光彩,便跟著整個廂房的餘暉消失殆盡。

 

小太妍猶豫了會,傾身、一枚深吻落在慕英的額上。慕英的最後一刻,眼中全是自己再無其他,一抹極淡、卻苦澀的笑染了小太妍的嘴角。

 

輕撫慕英的雙眼讓她闔上,小太妍盡所能的讓慕英看起來不那麼狼狽之後,正想起身去尋找他人協助時,一個女子推了門進來,卻被眼前的景象驚呆了,「太女殿下您……好多血……慕英她、奴婢……」

「中毒,被逼迫飲毒自盡了。」小太妍將話隨意帶過,站起身、攏了攏沾滿血跡的黃袍,聲音淡然、卻有極大的威懾力,「厚葬黃慕英,一切銀兩本太女擔下了。記得,妳沒見過本太女、也不知道黃慕英的死因,只是偶然經過,懂嗎?」女子咽了咽口水,諾諾的點了頭。

小太妍昂首跨出高高的門檻、再不看黃慕英一眼,一滴淚,卻筆直的掉落胸口、暈開了一圈暗紅。

 

 

 

高聳沉重的宮門緩慢的向兩邊敞開發出隆隆的聲響、在地上拖行揚起漫天灰塵,一列列年齡約在八歲至十七歲不等,穿戴整齊、面容姣好的女子各個低著頭,緩步走入偌大的皇宮,臉上見不到一絲笑容,有的甚至眼角掛了顆顆晶瑩。

官道兩旁站了兩排守衛,女子的家人們就被擋在守衛身後、遠遠觀望著自己的子女、姐妹被送進那也許永不見天日的地方,啜泣、吶喊、痛哭,似乎只能以這樣的方式表達不捨與思念。

守衛緊抓手中武器、咬緊牙關讓表情維持一貫的冰冷,是人都會為這樣的場面動容,但他們是用生命保衛國家的將士、灑血戰場的勇者,不許兒女情長。

晴朗的天突然飄來了幾片灰雲,而後雨絲落下,四周起了淡淡的薄霧、為這一刻更添離愁。彷彿是上天的憐憫般,雨絲極細,不刺人、也不至於讓人淋濕,就維持著這般速度,讓霧不濃、卻也足夠讓人迷濛。

 

人群中,她是不顯眼的。

但如果去細看每個女子的表情卻又會發現──她是如此的特別。

 

被送入宮中服侍皇族,如果遇上不好的主子,犯了個小錯而被處死是家常便飯;如果跟的主子與世無爭,不至於死於非命但卻在宮中貧苦一生、吃盡苦頭的也有。人對未知是恐懼的,更何況是時時以自己的生命做擔保?但是她的嘴角,卻帶了一絲淡淡的笑意,美眸微濕、卻只是雨絲所為。

 

都說宮門深似海,但對她來說,也許是如魚得水。

 

如果再仔細一點,就會發現守衛身後、最尾端的人群中,有一家人並沒有痛哭失聲,只是靜靜的看著那位女子的身影,慢慢的消失在經年累月而斑駁的宮門後。

 

 

 

寬廣的大殿,所有女子垂首而立,靜靜的等待著那個掌握著她們往後命運的最高掌權者。約莫半個時辰過去,太監特有的尖細聲音終於從殿外,一個傳一個、最後響徹大殿,「皇上駕到───」走道邊所有女子的頭垂得更低了,視線所及處只見明黃的袍角緩慢旋過、帶起一縷屬於女子的淡雅清香,久久繚繞。

 

金太妍坐上龍椅,眼神掃過一遍殿中的女子,突然、皺了皺眉──她竟然跟其中一個女子的眼神有所接觸。這是她意料外的事。

 

縱觀所有人,就連大臣也未必敢與她對視,但是那個女子卻肆無忌憚的看向她、眼裡找不到任何一絲懼意。撫掌一笑,金太妍選擇忽略那瞬間的異樣感覺,卻依然忍不住,側首低聲問了身旁的親信,那殿中唯一一身白紗、全身上下除了一支綰髮用的木簪外再無其他裝飾的女子是誰。

畢竟這是面聖的場合,哪家不希望自己的兒女顯眼一點好讓皇上賞識?也許賜給哪個位高權重的大臣之後、甚至是王爺皇子,那可就是一生享不盡的榮華富貴。但那女子一臉的淡然、一身的閒適氣息、還有與那個『她』相似的面貌,卻著實讓她起了興趣。

 

「稟皇上,那是黃家布莊的次女,黃美英。」一旁的親信卻是找了一陣才看見那位埋沒在人群中的女子。

「黃美英……美英……」金太妍低喃了幾次,心中猛然的一抽,一揮袖、逕自走出大殿,「送到紫宸殿吧,其他哪裡缺人送哪裡去。」

一干親信和大臣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緒,卻依然不敢怠慢回答,「是。」

皇上這是……指定貼身侍女了?

 

那年,是為九凰四年,被送入宮的她、十歲,而剛繼承帝位不久的她、十一歲。

 

 

 

 

深冬、夜幕拉下,寂靜的御書房內一連串紙本被掃落地上的聲音格外突兀,過了不久又是一陣瓷器碎裂的聲響,最後金太妍一聲怒吼把所有伺人全轟了出去。

伺人們不分男女全都連滾帶爬的逃出御書房,想要盡量的遠離這場狂風暴雨,深怕晚了一步就要犧牲在女帝沖天的怒氣之下。幾個人看情勢不對,連忙去找已經被獲准去休息的最高皇伺,這時候只有她敢接近盛怒的女帝、也只有她可以平息女帝的怒氣。

 

「皇上……」約莫一刻鐘之後,一聲柔柔的低喚由遠而近,正處在氣頭上的金太妍依著聲音看過去,憤怒的眼神在見到那人的一瞬間就已經柔了大半,卻依然來不及隱藏眼底的怒意、就這樣看著一身粉色冬衣的侍女端著圓盤緩慢走進書房,在已被掃得空蕩的桌案上放一杯熱氣騰騰、香氣四溢的淡紫色液體後,彎腰去拾取掉落的十幾本奏摺,「已經過了子時,皇上不歇息麼?」

冷哼一聲,太妍看了眼玉杯、卻遲遲沒有拿起品嘗「妳認為朕為什麼不歇息?」聲音淡然、卻帶了點試探的意味。

 

黃美英看了看奏本上的幾個名字,將奏摺擺放整齊之後轉身跪到其中一堆瓷器碎片前便開始收拾,沉默了會、最後低低的回答了聲「奴婢駑鈍」。

 

聞言,金太妍愣了會、隨後低笑了幾聲,「一個宮女的確不該過問政事…只怕妳不是駑鈍,而是聰明絕頂……妳倒懂得在朕面前要保護自己。」

「既是皇上欽指的人,奴婢何來保護自己之說。」帶著淡淡的笑意,美英一片片的撿著瓷器殘骸,「君要臣死,臣不得不死。何況奴婢只是一個下人呢?」頓了頓動作,「稟告皇上,那是從西域進貢的薰衣草泡成的茶,據說可以穩心定神,奴婢便自作主張泡來了,若皇上不喜歡,奴婢馬上換回龍凝草。」

太妍面無表情的瞥了花茶一眼,便若有所思的看著美英的背影許久,幾度想張口卻又閉了起來,最終只是拂了拂袍角、仰頭飲盡「罷了,讓其他人收去。那些碎片很利,妳的手傷不……」話未說完,美英的背影一陣輕顫,手中的碎片滑落、在木質地板上撞出沉悶的聲響,白瓷片上染了點點腥紅。

金太妍只感覺胸口一窒,快步走過去拉起美英、執起了她的手仔細查看──如最上等白玉雕成的纖纖細指上,食指處劃出了一道不小的口子,鮮血不斷的往外冒,襯著白皙的指、紅的妖異。

 

「淨會惹事!」太妍的表情瞬間沉了下來,空出一隻手撕下一塊自己袖口的布料纏上美英的食指、然後緊緊的握著。

 

「奴婢罪該萬死。」美英咬著下唇、試圖抵抗不斷襲來的疼痛感。

 

「是阿,是罪該萬死。」金太妍朝外喊了聲急傳太醫後無奈的扯扯嘴角,「違抗朕的口諭、還讓朕受到驚嚇,是為驚擾聖上。妳可真行,在一刻鐘內犯了兩條死罪……」聽著太妍似真似假的揶揄,美英垂眼、沒有說話。

 

 

御醫退下後,美英包了厚厚紗布的手指活動起來極不方便,太妍看了許久、淡淡的開口,「喜歡吃什麼去告知御膳房,明日午時再來紫宸殿。」說完不等美英回應、叫人來整裡剩下的碎片後,拋了一塊腰牌到桌上便逕自離開。

 

一般來說,身為貼身皇伺的她必須在卯時、也就是皇上起床時服侍她更衣,但太妍卻叫她午時再去紫宸殿?午時是皇上用晚膳的時間,若沒有得到旨意,任何人是不得與皇上一起用膳的……美英拾起那塊玄鐵腰牌,陷入了恍惚般的沉思。

 

 

「來,張口。」太妍提著筷子夾了一塊雞肉送到美英嘴邊,美英卻滿臉無奈的看著太妍,「皇上……奴婢的傷已經好得差不多了…您身為天……」

「行了,什麼尊貴什麼不該如此,朕這幾日聽妳說得夠多了。」太妍拉起美英的右手,食指上還有一條淡淡的粉色痕跡還未退去,「妳看看,這要是留疤了怎辦?別多話,張口。」

 

「皇上……」美英欲哭無淚。

 

太妍這下不滿了,「這都喂了幾日了,日日都要這麼折騰,多少人天天盼著朕這樣對待?朕要妳張口還得去寫一捲聖旨麼?」美英暗嘆了口氣、猶豫再三,還是張了口。

誰讓她是皇帝、自己是宮女?

 

那年,是為九凰六年,十二歲的她進宮兩年便成為皇上最信任的心腹,而十三歲的她卻已開始計畫,要一步步的奪回因唆使宮女毒害她父皇,但她卻年紀尚小不能親政而轉移到太后手中的政權。

 

 

 

 

初春、微涼的夜,皇宮角落一處人工湖中的高台上,一個女子一襲白錦靜靜佇立,烏黑的及腰長髮因空氣的流動而微微擺動,根根分明、細亮如絲。夜風撫過,揚起裙角、吹落梨花,泛起的漣漪模糊了水中的倒影。

玉盤皎潔,灑在女子白皙的臉上、又彷彿穿過了女子,遙望故里的方向,眼角倏的出現了幾顆淚珠,沿著那無暇的頰邊墜落,白錦織成的裙反射了月光泛出隱隱銀輝,猶如不慎跌落凡塵、無法回天庭的仙女。

點點雨滴落下,打濕了白錦裙、融入了女子的淚,女子卻不動於衷,依然仰望著天邊那漸漸被雲霧遮去的明月,閉上眼、沒有意願離開。雨勢漸大,長裙因為淋濕了而緊緊貼在女子的身軀上、姣好的曲線一覽無遺。

突然,臉上沒有了冰涼的感覺,睜開眼、一把紙傘橫在眼前,還未反應過來,身體便被一隻手攬進溫暖的懷中、緊緊的擁著,明黃的絲袍翻飛、把女子給裹個嚴嚴實實,絲毫再感受不到任何寒意。不說再熟悉不過的淡雅體香早已充斥整個嗅覺,天下也僅只一人能穿著這象徵至高無上的明黃色到處跑。

 

「御花園有湖也有高臺,美英偏要跑到這偏宮角落來讓朕好找一番。」她清朗的嗓音響起,卻帶了點不屬於這宮中的、她的孩子氣。

「奴婢擅離職守,還望皇上責罰。」美英推拒著太妍的懷抱、聲線冰冷有禮,「奴婢是卑賤之身、皇上是天子之軀,怎能如此。」

太妍卻低笑了幾聲,退去一臉稚氣、染了滿身痞氣,「我的懷抱平常不借人的,美英不再多待會麼?」聽見她改口叫『我』,美英暗嘆了口氣,溫順的窩在太妍懷裡、伸出雙手環住她,不管是自己的意願還是礙於身分,終究無法拒絕她。

 

許久,像是想通了什麼、又像因為抱著太妍而滿足,一聲長嘆落在唇邊。思慮再三、蹭蹭她的頸窩,「太妍……我想回家……」

「我知道。」太妍吻了吻美英微濕的鬢邊,低道。

大約三年前,美英第一次深夜不在她身邊時她出來尋找過一次。終於在御花園找到美英時,看到的就是這樣的情景──身穿白衣、黑髮飛揚,風起、花落,僅僅一個花雨中的背影,竟美得讓御花園中的萬紫千紅都失了顏色。

 

美英入宮也不知不覺六年,這期間卻從沒回家探過親,因為是她身邊唯一的貼身侍女、必須隨時跟在她左右,所以在大半的宮人回鄉時,她只能待在宮裡。

無論當初進宮的心有多堅定,六年沒見過一次親人、已足夠軟化天下間每個女子的心。就像不論是三年前的那驚鴻一瞥、還是六年來的柔情和無微不至,都足夠讓她深陷著迷。

 

她以為,對慕英的愛已是最深,卻沒有想到,六年前和美英四目相對的那一刻,契合的感覺充滿四肢百骸、是一種來自靈魂深處的共鳴,她才知道,對慕英僅僅是情竇初開的迷戀;對美英,才是想要天長地久的愛戀。

 

「美英阿……我以為我不會再愛上任何人的,可是妳卻讓我破例了…」太妍擁緊了美英,懷中突然異常升高的溫度卻讓她皺了皺眉,喊了幾聲、美英竟沒有反應,一陣涼意竄上背脊,二話不說橫抱起美英,腳下生風便翻過幾道宮牆朝著紫宸殿飛奔而去,徒留兩股清香、久久不散。

 

-------------

韓國時間美英已經生日,那就先放上篇吧^_____^

明天晚上十二點前趕趕看下篇,敬請期待:)

 

是說,篇幅頗長……會看的很累嘛QQ?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冰凝 的頭像
冰凝

£Freeze★°冰凝

冰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0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0)

發表留言
  • 小蝙蝠~Bat
  • 好看!!!!!
    寫的很好阿~~~~~
  • 雖然真的有點長
    不過我自己也很滿意XDDD

    冰凝 於 2013/08/01 00:54 回覆

  • kylelian
  •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
    是古文耶~~~ 好酷喔
    我好像是第一次看到有人用古文當生賀 XD
    冰冰寫的很好耶~
  • 哈哈XDDD
    其實我隨身碟裡還躺了一篇打算寫成長篇的古文
    誘拐完結後大概會出現吧:))))

    真假....那很好阿我是首例(驕傲狀
    康撒<3

    冰凝 於 2013/08/01 00:56 回覆

  • 拐琁
  • 其實沒看過什麼古文!
    但這篇好看:)
    剛開始還以為慕英是美英哈哈
    其實是媽媽對吧?!
    接下來是中還是下篇阿〜〜
  • 其實我也沒寫過什麼古文哈哈
    只是很愛看XD
    那算是前塵的一段往事吧
    媽媽?妳指的是....?
    慕英是美英的姐姐唷: )
    應該直接下篇了吧...以一篇六千字來說XD

    冰凝 於 2013/08/01 09:08 回覆

  • Tomato
  • 金太妍當皇帝了
    美英也理所當然的做了貼身侍女

    宮中的明爭暗鬥 慕英姐姐被太后迫害什麼的 才七歲的小太妍也不得不早熟(嘆

    其實太妍是想美英了XD 美英獲准休息後 其他侍人當然沒一個讓太妍滿意的 只好出此下策 生個氣之類 讓其他下人去找幫手
    美英也是 怎麼不小心割了手 還讓太妍找到機會對我放閃 皇帝每天喂宮女吃飯 其他人看到還得了

    悶騷最後還要告白的説 失敗 因美英不支倒地 又犯了驚擾聖上 太妍啊 要照顧好美英

    冰凝寫古文也寫的很好啊 最後美英的畫面形容 喜歡 onni就是仙女
    很長嗎(其實沒感覺

    Happy B day fany fany tiff...期待下篇

    是說,留言很長......會看的很累嗎(:
  • 除了她還有誰能如此貼太妍的身XD

    恩阿,前面多了這一段就是要小太妍提早認清宮廷><
    不然我多想給小太妍一個美好的童年TT

    妳越來越會抓太妍的心思了呀XDDD不這樣就不叫金悶騷了ˊˇˋ
    因為美英聽見太妍一點疑心都沒有就乾了那杯茶心裡一時感動XD
    不論是誰,要完全信任一個人還是有困難!!
    何況太妍是個君王,而且她父皇就是被下毒死的: )

    前面太妍那麼霸道,最後就讓她小小失敗一下XD

    風起花落一回眸<---我整個大愛這種感覺XDD
    妳放到word上就知道了...整整六頁阿XD

    ....學我嗎XDDDD

    冰凝 於 2013/08/01 11:28 回覆

  • 悄悄話
  • 悄悄話
  • NiyeonOUO
  • 這篇超好看!!!
    整個超有畫面的
    好愛這種古代的Taeny文 <3
    還帶點甜甜的www
  • 對吧對吧
    我也是想像著畫面寫出來的XD
    古文最難的就是細緻
    一直修改後總算有了點成果 請細細品嘗<3

    冰凝 於 2015/02/27 23:52 回覆

  • 赤夜~楓
  • 翻找了好久終於找到在痞客寫古文太妮的人ToT
    感動的五體投地
    雖然也有其他人寫古裝但我追的那個半棄坑了有點傷心
    這個看不到下篇更傷心……
    寫的很棒~~
    小太妍打擊應該很大……
    父皇掛掉 親似姐姐的侍女也掛掉
    不寫成長篇好可惜((咬手帕
    美英感覺城府很深比皇帝更冷靜智謀雙全
    但為什麼要淋雨~~~~~~~~

    omo……我是新讀者來著
    好像還沒追過你的文
    很喜歡古裝 希望能看到更多你的自創作品 加油
  • petty6512
  • 不錯不錯!!
    嘖嘖~美英知道金太妍心裡有一個人而且還是他親姊姊了一定會很糾結的~~~


    皇帝餵宮女吃飯......直接納入後宮好不好OuO
  • 悄悄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