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3738bd4b31c7fff822c87d6277f9f2ff80d  

第十三章

 

 

明黃色的高聳城牆,長長的禦道,宏大的氣勢撲面而來,沒有一棵樹木的遮擋,陽光熱切的灑在琉璃瓦上,反射著刺眼的光芒,金甲鐵衣,兵刃寒光,一路延伸望不到邊。

高大的宮門,肅穆威嚴,旗幟飛揚,在風中發出獵獵的聲音。

 

我遠望著,壓制著心頭油然的感慨。

熟悉的場景,仿佛前世的記憶,熟悉到讓我陌生。

這條路,我曾經策馬揚鞭好不得意,因為有母皇的縱容,在無數人的低頭恭迎中瀟灑而去。

而現在,我低頭謙卑,沒有旨意毫無半點資格踏足這國家最高的權利之地。

 

「宣,金太妍覲見……」遠遠的,傳遞著一個相同的聲音。

不是王爺,不是將軍,我只是金太妍。

 

步子踏在白石板上,我垂首恭敬而行,腳步一入大殿,無數目光打在我的身上,果真是目光如刀,針針鋒利,有疑惑的,有思索的,有譏諷的,有若有所思的,種種種種,盡悉奉獻給我。

「金太妍參見吾皇,願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……」長叩到地,我高呼出聲,目光落在眼前地面上,戰戰兢兢的姿勢看上去無比惶恐。

「起來,起來說話。」雖然極力克制,可是任誰都能聽出他聲音裡的喜悅。

我低垂的臉上劃過一抹淺笑,哥哥他,對我還是思念的,「謝皇上!」我長身而起,瀟灑而立。

 

端坐在龍椅之上的哥哥,面容威嚴,嘴角緊抿,目光落在我的臉上,劃過一抹不易察覺的欣慰。

 

沒有我天生了一副男女莫辨的美麗容貌,更沒有我張揚肆意的性格,在以往的歲月中,他沉默的讓很多人經常忘記了這個皇子的存在,可就是這樣的他,一步一步登上了權利的巔峰,我同母同父,流著同樣血液的哥哥——金志峻。

在雙目相對的瞬間,我小小的擠眉弄眼,看見哥哥眼中飄過一縷縱容的喜歡,在無奈中轉為威嚴平靜。

 

「皇上!」早已有人出列,跪伏在地,「王爺回歸朝廷效命,是我『雲夢』之福,請皇上恢復王爺身份,昭告天下。」

 

我的目光瞥了瞥黃水如,她沉眉斂神,表情上看不出一點心思。

她在朝中的勢力,究竟能左右多少人?

本來相安無事的文武之間,因為我的出現又會掀起多少波瀾?

這一次回歸,註定要成為別人手中的試金石。

 

「皇上!」突然有人從隊伍中站了出來,一身武將之裝,臉帶煞氣,「按我『雲夢』律例,抗旨不遵者斬,欺君罔上者殺,當年王爺罔顧皇上聖旨,藐視皇上冊封,讓皇上受人嘲笑,當年她曾說,布衣百姓,永不受封,皇上國喪在身,不予追究,如今她一句話,皇上就要重新冊封,敢問皇家顏面何存?」

 

來了……

心頭震動,臉上依然不動聲色,一副不關我事的模樣。

黃水如,讓我看看,你的實力究竟有多大。

 

「話不能這麼說。」又是一人擠出行列,我認識,當年的戶部侍郎,如今應該是尚書了吧,叫,叫吳元巡吧,「王爺是先皇血脈,當年不過哀痛過度才做出出格之舉,皇上應該體諒王爺對先皇的哀思,赦免當年之罪。」

 

「對先皇哀思也應該尊重皇上,這分明是藐視聖恩。」

 

「你就不知道替皇上想想嗎?如果嚴責王爺,皇上他日如何面對先皇?就不怕天下人會笑皇上心胸狹窄嗎?」

 

這一次,我直接懶得看了,由著大家你一言我一語的開吵,我不過才回來呢,這些人就開始緊張,是怕我的出現會引起朝野動盪嗎?太值得人深思了。

兩邊的人爭的面紅耳赤,我大致看懂了些端倪,吵的正歡的人分的還真清楚,一邊是文,一邊是武。

 

「王爺當年戰功顯赫,為我『雲夢』立下不世奇功,為什麼不能赦免一時之錯?」

「哼!」這一聲,來自三位將軍之中的莊文菲,「身為三軍主帥,棄軍而去,罔顧兵士在城外餐風露宿無人安頓,這也是一句哀痛過度能帶過的?」

我翻著白眼,就知道這一次不會如此容易,我當年城下之為,是三軍將士看在眼中的,主帥棄軍,何等罪責。

「縱然當日行為有失,為何三年來她不曾回歸,不曾向皇上請罪?難道一時之痛三年都不知錯嗎?」

 

皇兄一聲輕咳,所有人都閉上了嘴,不過那緊張的氣氛,依然在空氣中飄蕩,他眼神掠過丞相,還有三位將軍中最上首的一位,「黃卿家,風卿家,此事二位如何看待?」

黃水如緩慢出列,在眾人的視線中慢悠悠的開口,「王爺本是皇家骨肉,封號也是皇家欽賜,身為朝廷官員僭越皇家內事,似乎有些不妥。」

不愧是老狐狸,一句話堵死了所有人的嘴,我要的是王爺的封號,我哥哥愛給就給,不愛給就不給,當臣子的有什麼資格管束?雖然大家都知道,王爺封號一旦落定,我必然入朝為官,可是他現在隻字不提,誰也不能去說,不然只會換來一句妄猜聖意。

 

大家都面面相覷中,最前列的風若希也緩緩的開了口,「王爺之名,做臣子的當然沒有半點多嘴的餘地,只是主帥三年不曾回歸,總要對我將士有所交代吧?」

皇兄臉上一喜,「皇妹當年確實有失,朕一定重罰!」

他的意思已經非常明顯了,大家心中都該有數,隨便罰點什麼銀子或者田地就當處罰過了,過兩日再賞還不就行了。

「不行!」風若希還是那不慍不火的樣子,「所謂國有國法,軍有軍規,王爺當年之錯對不起的是三軍將士,所以也理應由軍法處置。」

 

我感覺背後一涼,額頭上不由自主的沁出冷汗。

一句軍規,讓皇兄都不能替我說話,一聲軍法,只怕這罰,輕不到哪去。

 

看看她的臉,平靜的沒有一點表情,沒有厲聲,沒有怒意,淡淡的聲音說著讓我無法辯駁的話語。

所有人都噤聲不語,因為大家心中都有數,我曾經的三軍統帥之權,如今被風若希,莊文菲和華潮靈三人瓜分,而其中最精銳的一隻,就在風若希的手中。

 

我可以不受罰,那就是現在立即表態,終生只做閒散王爺,不入朝!

但是那可能嗎?他們又會信嗎?

 

我堅定的踏出自己的腳步,在御座前跪倒,堅定的目光看著高高在上的皇兄,「太妍當年身為三軍主帥,棄軍而去,三年不曾有過隻字交代,肯請皇上軍法處置!」

皇兄眼中剛閃出半分猶豫,在看到我堅決的神色後化為堅冰般平靜,「風將軍,按你的說法,應該如何罰?」

風若希冷冷的吐出幾個字,「軍棍一百。」

場中頓時一片譁然,這場中任何一個人承受一百棍,只怕都要當場斃命。

皇兄的臉色變了,黃水如的臉色也變了,唯一不變的,是風若希冷酷的面容。

我側過頭,伴隨著冰寒的目光皮笑肉不笑的看著她,「風將軍是不是罰的有點輕了?」

毫不躲避我的目光,她冷然出聲,「王爺萬金之軀,也曾為國立下汗馬功勞,所以只罰一百軍棍。」

 

只罰一百軍棍,多麼大的恩賜啊,怎麼不說乾脆亂棍打死我得了?

 

我咬著牙,順勢往地上一趴,響亮的聲音在殿堂中回蕩,「懇請皇上下旨,責罰太妍三年不歸之罪!」

皇兄看著我,眼中劃過不忍,我趴伏在地,扯出一縷微笑,對著他輕輕的點了點頭。

他一聲長歎,「傳朕旨意,皇妹金太妍,聰穎明慧,戰功卓著,曾為先皇之『弑神』將軍,國之棟樑,更禦口親封逍遙王爺,今朕感懷王爺之功,再封禦妹逍遙親王,賜宅邸一座,良田千頃;然其三年前未能約束三軍,城下棄君,導致軍心不穩,更三年不曾回朝請罪,罪上加罪,罰軍棍一百,當殿行刑。」

我微笑的點頭,「謝皇上賞賜。」

他停了停,再次開口,「另,賜逍遙親王免死鐵券,他日無論再犯何等之罪,均可免於一死。」

我口中高呼,「萬歲萬歲萬萬歲。」心裡卻苦的只有自己知道。

免死鐵券以後能用,也不知道我能不能抗到那個時候。

看著殿衛一人舉著一根兒臂粗的棍子進來,我悄悄的閉上了眼睛。

我有武功沒錯,可是內力能護筋脈,卻護不了皮肉,就算能暫時的護住,也不能堅持一百棍那麼長。

我的思想只能考慮這麼多了,因為棍子已經落下了。

 

「啪……」

 

先是沉重,然後感覺皮肉被抽開一般的疼,從接觸的那一點開始,火燒火燎的感覺向四周蔓延,還來不及消失,另外一棍已經落下。

先是疼,然後麻木,然後是更深的一層疼痛,我緩緩的運著氣,護著筋脈,這才剛剛開始呢,後面還有幾十棍子要堅持。

全身的肌肉開始不自覺的抽搐,我感覺到自己的腿在顫抖,牙齒狠狠的咬著下唇,我沒有抬頭,只是靜靜的趴著。

手指成拳,緊緊的握著,指甲摳入掌心,在些微的刺疼中分散著自己的思想,低垂著自己的頭。

「滴答……」一滴血落在我的眼前,是我把唇咬破了嗎?我居然沒有半點感覺,我只知道,我不能叫出聲。因為我的尊嚴不允許。

 

十七……

 

十八……

 

十九……

 

我很佩服自己,在這個時候,居然還能冷靜的算著一下下落在身上的棍子,這是唯一不讓自己昏過去的辦法,我可不想自己皮開肉綻滿屁股鮮血的被人像死豬一樣拖下去。

 

媽的,這一下,最少一個月不能動彈了,早知道昨天晚上就多要允兒幾次。

 

不知道她看見我半死不活的樣子,會不會心疼呢?

如鏡面般的地上,照出我的神情,居然還笑的如桃花般燦爛。

 

「國師臨月棲到……」一聲傳話,打破了大殿上突然的靜默,也讓淩虐我屁股的殿衛停下了手中的杖。

我喘息著,面前的地板上的汗水已經匯成一灘,艱難的轉頭,看向大殿外。

 

墨綠色的長袍從上裹到下,依然是那不露半抹肌膚,依然是那整潔的全身上下找不到一根搗亂的頭髮,悠悠慢慢,一步一步極高貴而莊重的行著,身上自然而然散發著淩空傲氣,一張面紗遮掩了她的容貌,很好,這小子今天換了塊更厚的,看不摔死她。

不過我這一次的擔心顯然有些多餘,她不但安然進來了,還有意無意的站在我的身邊,清朗的聲音旋即揚起,「皇上,月棲此來,懇請皇上赦免王爺當年之罪。」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恩,今天起了個大早(?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冰凝 的頭像
冰凝

£Freeze★°冰凝

冰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Kay Beans
  • 那麼晚上再來一篇?

    抱歉啊消失了一段時間
  • OK阿XDDDD

    沒關係哈哈~ 歡迎CB(?

    冰凝 於 2013/08/06 15:24 回覆

  • Yu 夏
  • !! 國師關鍵時刻救援 但還是被打了20下 T^T

    疑問: 怎麼沒跌倒 XDDD
  • 沒湍戲啦金太妍皮厚(欸

    再朝堂跌倒太不超然了
    有損形象:)))

    冰凝 於 2013/10/27 15:57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