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3738bd4b31c7fff822c87d6277f9f2ff80d  

第十四章

 

 

臨月棲,『雲夢』國最神聖的國師,超然物外,有些時候皇上跪著她都能站著,她的話,哥哥不能反駁,那些大臣更不能反駁。

她飄然立於殿中,依然高貴的令人不敢逼視,伺人匆匆搬來椅子,她只是淡淡的掃了一眼,在我身邊大方的坐下。

 

這就是她的地位。

 

「皇上。」她一開口,連我皇兄也要俯身側耳,文武百官同時半傾身,「三年前,先皇駕崩之時,我夜觀星象,發覺先皇再位之時曾多次興兵,神明不愉,而皇上登基在即;我唯有請王爺替先皇祈福,消除罪業。王爺侍母至孝,匆匆而去,獨自一人在深山為先皇祈禱,不曾離開,雖說有抗旨不遵和棄軍之罪,三年不歸也是情有可原,不知能否免了下面的責罰?」

 

我趴在地上,齜牙咧嘴,心裡暗自罵著。

死小子,你明明什麼都聽到了,證明早就來了,非要我挨了二十棍你才出聲,擺明故意的。

 

「這……」皇兄聲音一頓,眼神分明已經看向了風若希,「風將軍,你看?」

風若希依然是面帶寒霜,聲音不冷不熱,「既然國師出面解釋當年的誤會,王爺是為先皇祈福,臣請皇上收回旨意,免了下面的八十軍棍。」

「好!」哥哥拍座而起,「逍遙親王為先皇祈福,孝心可鑒,這八十棍免了,待身體養好,入朝議事。」

「謝皇上!」我大喜過望,雖然屁股還隱隱的泛著疼,我卻已經看到了自己暫時安全的希望。

 

臨月棲怡然起身,一隻腳有意無意的踩上我依然放在地上的手掌,「皇上,神殿之中還有事,請恕月棲告退。」

在所有人恭敬有禮的動作中,她又是一副高傲冷然的姿態,一步一頓,一步一停的優雅邁出門外,轉身上了轎子,這等禮遇,也就只有她了。

 

我看看自己的手背,上面一個大大的鞋印,還有青紫紅痕。

來不及細想那個傢伙究竟是眼神不好還是有意為之,伺人尖細的嗓音已經響起,「逍遙親王慢走一步,其他人退朝!」

 

皇兄從御座上站起身,定定的看了我一眼,轉身而去。

我瀟灑的站起身,拍拍身上的土,扯扯衣衫,滿不在乎的對所有人笑笑。

當所有的身影隨著細碎的腳步聲消失,我一手扶上身邊的柱子,皺起了臉,嘶嘶吸著風。

疼,麻,酸,所有的感覺在心中石頭落地的瞬間湧了上來,腰不是我的腰,腿不是我的腿,只有屁股,還是我的屁股,因為那火燒的疼清晰的讓我感覺到它的存在,還在無限的漲大中。

 

「王爺!」早有伺人匆匆伸了手過來,卻被我擺擺手揮開了。

我金太妍若是因為二十板子就被人扶著抬著出去,這臉以後還怎麼放?

 

「王爺,皇上在裡面等您。」伺人小聲的提醒著我。

點點頭,再次回復平靜的面容,我大步流星的走向後殿的寢宮,好像那二十棍根本不曾存在過。

 

甫一入門,我俯身而跪,「參見皇上。」

還沒落地,皇兄的手已經扶上我的手臂,「免了。」

 

他靜靜的打量著我,眼神中閃爍著激動,嘴角不斷的輕輕拉扯,最終綻放出一縷欣慰的笑容,「太妍,苦了你了。」

看著他的激動,我的心頭深處隱隱的抽搐,想起小時候彼此的玩笑打鬧,花園追逐,背書誦文,那單純的歲月飛快的在眼前掠過。

 

論文,他不及我過目不忘,文采飛揚,我能滔滔不絕口若懸河的長篇大論,他只能默默的寫著,一點一滴的背誦著。

論武,他更是不像我,丟下書本就纏著侍衛,護衛,母皇的暗衛學功夫,甚至還能纏著將軍從小學習兵法之策,他所有的時間,都在靜靜的讀書。

 

在我眼中的他,一直都是有些愚笨的,直至後來我才明白,不正常的不是他,是我。

我輕易的將所謂天縱之才,絕世將領,文才武略樣樣精通等各種恭維收入囊中,他只是在身後,偶爾一縷微笑,從沒有過妒忌之色,也從未與我爭過任何東西。

即使所有人都認定我是繼承帝位的不二人選時,他也依然是含笑一句,「太妍是我最疼愛的妹妹。」

 

此刻的他,一如從前,撫摸著我的頭頂,憐惜掛滿雙眸,「對不起,這三年讓你受苦了,我無數次的派人尋找,結果都是空手而回,有時候剛探聽到一點消息,再趕去,你已不見了,這一次你肯主動回來,我,我真的很高興。」

 

主動?她不知道是黃家尋找的我?

 

我輕描淡寫的一笑,「不苦!」

他搖搖頭,「是我對不起你,當初不放你入城,讓你見不到母皇最後一面,更讓你背負了棄君抗旨的罪名,你是我唯一的妹妹,我卻這般對你。」

 

自始至終,她沒有用朕這個字眼,而是我。

他在告訴我,不管身份怎麼改變,他還是當年那個疼愛妹妹的哥哥。

 

「你是我的哥哥,卻也是『雲夢』之君。」我看著他,「你有什麼要我做的,我都會去做。」

看看內殿,所有伺候的人早已走的乾乾淨淨,顯然是金志峻的授意,我壓低聲音,「你要我先動誰的兵權?風若希,莊文菲還是華潮靈?」

他滿臉疲憊的搖搖手,「你才回來,我們能不能好好敘敘,你是我妹妹,我不想談國事。」

「國事為重。」這是我的回答。

 

不是我真的那麼急切,如果他不想談國事,又何必將殿中前前後後都趕了出去?

如果他關愛我勝過一切,又怎麼會讓我拖著發疼的屁股來見他?

時間與地位,真的能改變很多,很多。

 

他在椅子上坐了下來,我站在他的身側,是尊重他,更是因為那腫脹的屁股實在無法坐下,「『九音』內亂,各國都在虎視眈眈,也都知道其他人心中打著什麼算盤,莊將軍不日即將開拔,借鎮守邊境之名行監視之實,我暫時不想動她。」

 

莊文菲是他的人!

那朝堂之上的爭吵,不過是想先堵那些人的嘴而已,他若不信任那人,又怎麼會在明知有內奸的情況下,派她監視『九音』?

 

「前幾日,探子回報,『滄水』兵力在邊境集結,意圖不明,如若要開戰,我唯一能信任的,只有你!」他愁緒滿懷,「母皇的江山,我不能失去。」

「我知道了。」重重的一點頭,「我不會讓『雲夢』在哥哥的手上失去半寸土地。」

 

他的手,緊緊的握著我,此刻我和他的眼中,只有彼此。

我姓了金,我流淌著這個國家皇族的血液,我就必須以自己的生命來維護這片土地。

 

他臉上的愁容終於散了不少,在我準備告退的時候,他先開了口,笑著拍上我的肩膀,「對了,你出去三年,也沒能看我大婚,如今回來,是不是應該去見見我的凰后?」

我身子一震,險些一口氣喘不上來,手指捏上他座位的椅背,緊緊的撰著。

 

他的凰后,是美英,黃美英。

 

沒有人知道我與美英曾經私定終生,我更不知道美英是怎麼欺瞞過大婚之夜前的驗身,我只知道,那具清香的身軀,曾經屬於我。

心口仿佛被掏開,將所有的內臟挖的一乾二淨,空空蕩蕩的只剩了個軀殼,最後的抽搐著,淌著血,然後慢慢的麻木,不能動彈。

「皇兄,您就忍心看您的妹妹翹著腫脹的屁股,一臉狼狽的見您的凰后?不如讓我回去歇兩日,神清氣爽的拜謁才對。」我涎著臉,恢復那不正經的無賴德行。

 

我不想見美英。

 

我不敢見美英。

 

我不能保證自己在見到她的瞬間,會怎樣的失態,為了她,也為了我自己,我不能見她。

 

「可是我已經著人去請她了。」一句話,將我打入了十八層地獄,「你是我唯一的妹妹,即使她是后,也該她來見你的。」

 

我能拒絕嗎?

我有理由拒絕嗎?

 

疼,從心尖往外冒的疼,淩遲骨肉般的疼,讓我頓時忘記了屁股開花的疼痛,只知道眼前白花花的閃著光,身形不穩。

我不想見她,我逃跑了,我遠離了一切是非。

可是她,僅僅一塊玉,就讓我放下所有屁顛顛的回來了。

我知道危險,我更知道捲入了一個無底的黑洞中再難脫身,但是我還是回來了,因為她的請求。

但是我,真的沒有準備好見她,我只想兌現自己的承諾,想像著她眼神中刹那的閃亮,遙遙的祝她幸福就夠了。

對我來說最殘忍的事,就是最愛的人在我眼前,我卻要裝作不認識。

 

「皇上!」伺人匆匆而來,一進門就跪倒在地,「凰后,凰后的病又犯了,突然昏了過去,皇上您……」

哥哥猛的從椅子上站了起來,連衣衫都來不及換,急急的往外衝去,「快點傳御醫。」

 

他的焦急是真的,因為他連招呼都忘記和我打了。

 

他對美英的疼愛也是真的,他連皇上的風範都丟了。

 

那麼我呢?

我對美英的愛,有誰知道有多深?

 

苦笑……

 

我自己都不知道。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嘛,答應人家的嘛!

所以~晚上又來一篇了︿︿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冰凝 的頭像
冰凝

£Freeze★°冰凝

冰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4)

發表留言
  • Tomato
  • 20棍也是無法想像的痛 風將軍就算了 國師大人還玩記仇 太妍以前一定常去逗國師
    美英美英 終於等到美英出場了

    國師的人選...冰凝自選吧 Tomato我就負責玩猜猜看(:
    是說剩下七位姐姐 有幾位配好人了 多的四位有打算了嗎
    其實是下篇和上篇 常打錯or漏字還請多見諒(:
  • 五棍我就昏了吧我覺得....(抖
    文裡的太妍肯定是阿XDDDD
    你知道...我改的時候也一直在等美英
    一直改她的名字卻沒改到人我也很納悶:)))
    很遺憾的說....再多等等吧="=

    我整個苦惱....想改一下人選TT
    反正現在除了太妍美英兩個主角之外..只有允兒定下了><
    ( 還沒更一切都是變數哈哈
    多的人基本上都選好了,只是在考慮呆子到底要是國師還是小狸貓....
    噢噢....上篇其實不會花太多精力
    因為畫面就不停的湧出來,我只要修飾語句就好
    可是下篇開始要思索前因後果,就殺了很多腦細胞~"~

    冰凝 於 2013/08/07 01:20 回覆

  • Kay Beans
  • ^^
  • 噗,就是為了你
    收下吧XDDD

    冰凝 於 2013/08/07 01:21 回覆

  • 迷鹿人
  • 美英終於要出現啦 很喜歡上面那張照片 美英很適合古裝
    很好奇誰會是國師呢 我覺得孝淵很適合啊
    我有在OTN看過冰凝的文章^^
    今天剛點進來就看到這篇了 看到現在我要陣亡了.....
    古文沒一口氣看完下次再看我又忘了= =
  • 可以預告不遠了XD
    我看到那張也整個興奮
    完全適合人物的原型跟美英!!
    孝淵阿..她有另一個人了哈哈
    噢噢~其實我是從這裡過去OTN的哈哈
    .......好的
    幾乎會每天一更,所以忘記的機率很小XD

    冰凝 於 2013/08/07 12:49 回覆

  • 怡靜 彭
  • 20棍?太妍是女兒身耶!太重了吧!
    後面真的好迷惘
  • 哀呀他有武功不用怕XD
    我都想哭了TT
    好心疼太妍(咬手帕

    冰凝 於 2013/09/18 21:23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