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3738bd4b31c7fff822c87d6277f9f2ff80d  

第十五章

 

 

我不知道自己是怎麼離開的皇宮,拖著腳步,心被掏空了,力氣也被掏乾了,感覺不到身邊來來往往的人,聽不到各種聲音,就像一具行屍走肉。

不知不覺,我抬頭看見的,已是『怡情閣』的大門,樓梯間一抹青綠出塵飄渺,眉宇間的擔憂在看見我的時候,終於漸漸鬆開。

想要邁步下樓,她手指一動,抓住了樓梯的欄杆,身子微轉,樓間已不見了她,只聽到房門推開的聲音。

 

她在等我,而且等的很揪心,所以顧不得什麼花魁架子,從房裡出來。她想來扶我,又怕這樣失了我的面子。

就這麼一個動作,她的心思我已然全部明瞭。

 

當我推開房門,剛踏入房內,一雙臂膀從身後伸來,帶著蘭花清香,將我抱入懷中,「別動!」

 

我哪敢亂動,自己一身傷,力大了還傷她。

我又哪捨得亂動,在她為我等了這麼長時間以後。

 

身子一輕,她的手已經插入我的腿彎中,將我打橫抱了起來,腳步略為吃力的挪動邁向床榻間。

這麼多年,還沒有誰如此放肆的抱過我,不過這個感覺,其實……很好。

 

被她反過身小心的放在床榻間,腰下是她的雙腿,我撐起半個身子,看見她正從懷裡掏著瓶子,熟悉的瓶身告訴我,那正是我給她的消淤止疼藥。

「你全知道了?」我驚訝又無奈,雖說青樓是消息傳播最快的地方,她居然能在我趕回前得到我挨了打的消息,實在是太出人意料了。

 

她的臉上找不到一絲笑容,手指輕巧的解著我的衣帶,唇角拉的長長的,我知道她在不高興,也知道她為什麼不高興,可是這不能怪我啊,我也是受害者。

她的手指勾上我的褲縫,被我一把抓住,涎著臉,我堆滿笑容,「你看我都能安安穩穩的走回來,哪有那麼嚴重?笑一個吧,打我不過是肉疼,你不笑我可是心疼。」

丟給我一個超級大白眼,她終於還是扯了扯嘴角,算是給了我一個安慰式的笑容,「朝中下了朝直奔青樓的官員多了去,這麼大的消息還不一路的議論過來?現在只怕全京城的人都知道,逍遙親王二十棍子換來無尚的地位,連國師都親自出馬求情的事情了。」

「所以你的從容全沒了?從在房裡等,到坐不住出門看,是擔心我筋斷骨折昏死在路上了,對嗎?」我大笑著,突然屁股一涼,褻褲已被她拉扯而下。

 

手指一擋,我慌忙的捂上,討好的看著她,「這個,給我留點面子,我自己來行嗎?」

她沒說話,只是手指一推,將我的手推開,緊接著,我聽到一聲重重的倒抽氣的聲音。

 

還是嚇到她了,我撐著腦袋,無奈。

暖暖的掌心貼上我的傷處,緩緩的移動,她的手有些微微的顫抖,「疼嗎?」

 

「怎麼可能。」我半轉身,看著自己高高翹起的臀部上,青紫交錯,滿是淤血,腫脹中還能看到血絲沁出,根本找不到一點原來瑩白的色澤,確實有點,呃,觸目驚心。

再一次的試圖遮擋,我滿不在乎的讓口氣更加輕鬆,「你又不是不知道,我最厚的就是皮,打不壞的。」

她沒說話,只是那唇角又往下拉了拉。

 

空氣沉悶,我只好抽出一隻手,在她眼前晃晃巴掌,「你有沒有覺得,像是做壽用的大號壽桃?紅不啦嘰。」

繼續沉默,這一次連眉頭都皺了起來,溫柔的允兒皺眉的樣子真不可愛。

 

「你有沒有覺得,這顏色和秋天的紫葡萄很象?薄薄的皮下面還有水光晃動的?」繼續我無所謂的言論,試圖能軟化點她臉上的僵硬。

還是沒有反應,身上的溫柔感覺蕩然無存,她,生氣了。

 

我動了動身體,實在覺得這個被扯了褲子光著屁股給人參觀的感覺很不爽,「允兒,雖然如此碩大豔麗的屁股你沒見過,也不需要感慨這麼久吧,能給我上藥了嗎?」

她終於動了,當清清涼涼的藥膏腹上我火辣辣的部位時,我舒服的長喘了一口氣,眯起了眼睛享受著。

不過很快,我就發現了不對勁,她一層又一層的往我那個地方塗抹著,冰涼的感覺順著我的挺翹往兩邊流下。

「喂,那是療傷聖藥,萬金難得一瓶,只要兩滴就夠了,別浪費,別浪費啊……」

的話,根本沒有半點作用,她索性一翻手腕,整瓶藥徹底倒上我的屁股。

我的手,抓上身下的床單,面孔扭曲變形,咬著牙,一字一句的迸著,「允兒,你,你看准點,菊花又沒傷,別倒那,很涼啊。」

 

何止是很涼?

散淤聖藥的名聲又不是假的,擦在身上和冰敷的效果差不多,但是更持久,我只感覺到某個部位,被一點一滴的侵蝕,冰涼的感覺慢慢的沁入,那感覺,真他媽的銷魂。

我幾乎已經感覺到,在冰冷的刺激下,那個地方已經失去了基本的閉合功能,越來越多的涼意滲透。

我咬著牙,夾緊雙腿,肌肉繃的緊緊的,意圖控制那清涼的藥水進入,還有控制那清涼在某個部位帶來的特別感覺。

 

還來不及喘氣,一隻手指頭探入了我的臀縫中,仔仔細細,上上下下,前前後後均勻的抹著,幾次有意無意的擦過我的菊花,更多的冰涼敷上那敏感之處,我好不容易堅守的陣地徹底淪陷。

我緊握著拳頭,聲音幾乎是從喉嚨深處擠出來的,「允兒,那,那裡沒有問題,你,不用。」

「不行,若是傷了怎麼辦?不要強撐。」她的聲音,正經的聽不出一點問題。

我是在強撐,不過是在強撐那藥水對我某個部位的刺激,當然,還有她輕柔的手指。

想像著,她那如玉修長,在我的臀縫中進進出出,抹抹劃劃,身體裡就湧動著奇異的感覺。

突然,我一聲輕啊,開始扭動,「不好了,那藥水流,流下來了。」

是的,那清冷的藥水,就像一塊寒冰,順著我的臀縫向兩腿中間緩緩流去,所到之處,冰冷滑膩。

 

「流就流了,反正是藥。」她一點不在乎的繼續抹著,手指偶爾擦過我臀縫,越來越往下探索,又很快的收回,只將那冷冷的藥水留在了那。

我撐起身體,試圖從她身上下來,剛一動,耳邊已傳來那碧湖清幽的溫潤之聲,「王爺可是嫌棄允兒伺候的不好?」

 

話語是細緻的問候,聲音是溫柔的流淌,可偏偏,我感覺到了一絲隱忍的慍怒,心中一歎,乖乖的窩了回來。

我知道她心疼,也只好順了她的意思,不然以我的性子,怎麼也不可能大咧咧的敞開褲子讓人檢查傷勢,我只是不願意她多想難過,不過我現在開始後悔讓她敷藥這個決定的正確性。

但是那感覺,真的太刺激了,冰冷的劃過我每一分隱秘之處,然後就此停留,滲入肌膚,試想著,最敏感的部位被徹底放入一個冰塊,是什麼感覺?

 

我抱上她的腰,抬起可憐巴巴的眼,髮絲黏在嘴角,喘息著,「允兒,幫我,幫我擦掉點,好難過。」

她看著我的表情,眼神中漸漸浮現溫柔,紅唇落下,吮上我的喘息。

她的吻,似雨落花瓣,一點一點的清透我,舔上我的唇瓣,輾轉著吮吸,順著我的齒縫勾上我的舌尖,在我的輕哼中,逐漸加深力道。

她的手指,探入我的雙腿間,慢慢的撥弄,當那清涼被抹去,我突然發現,另外一種感覺因為她的手而襲上身體。

 

熱,情欲被點燃的熱。

 

我忘記了,她是青樓中調教出來的女子,她的動作中自然而然的帶有挑情的色彩,而我,又是個完全經不起撩撥的人。

身體忍不住的湊向她的手,我不安的動著,想要索取更多,輕聲哼著。

她似乎感覺到了我的不對,手指上的力量輕柔緩急的動著,每一下都換來我的低吟,在她的節奏中逐漸踏向巔峰。

突然,她的手一動,抽了出來,我從即將踏入巔峰的狀態徹底被打入深谷。

 

睜開迷離的眼,我氣鼓鼓的瞪著她,對上的,是她正經的面容,「您身子不好,還是清心寡欲些好。」

「啊?!」她就這麼把我不上不下的擱這了?

而她,顯然是堅持了想法,小心的把我挪在床上,飄然的站了起來,「這半個月,請恕允兒不能伺候床第了。」

我就這麼徹底的撅著屁股,撒開大腿,毫無尊嚴和面子的看著她遠去的背影,慘兮兮的一句,「不伺候床第之事,陪陪我也不行嗎?半夜疼了誰給我揉啊?」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不小心睡在電腦前了....全身痠痛!!!

不過好消息是賀文下篇準備收尾了……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冰凝 的頭像
冰凝

£Freeze★°冰凝

冰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4)

發表留言
  • Kay Beans
  • 電腦前比較好睡?

    就這麼停下……這是……懲罰?!
  • 沒....打著打著,想著想著
    就...睡著了=ˇ=
    哼哼,知道我花多少心力了吧!!!!(你大聲什麼

    不然等我改好晚上再來一篇吧哈哈
    美英美英美英美英美英美英....(無限循環

    冰凝 於 2013/08/07 16:19 回覆

  • Kay Beans
  • 等你等你等你等你等你等你^^

    乖我知道你好辛苦,我等著,嘿嘿

    fighting!?
  • 好噢XDDD

    揪甘心T__T
    OKOK!!!

    冰凝 於 2013/08/07 17:04 回覆

  • Yu 夏
  • 雖然講了那些話想讓允兒不要那麼難過
    但好像效果不大
    反而讓他更生氣了 XD
  • 誰叫允兒很認真
    金太妍卻在那邊屌兒啷噹XD

    冰凝 於 2013/10/27 15:58 回覆

  • 訪客
  • 這篇看了好害羞
    可是又好好笑
    太妍碰到軟釘子啦XDD
  • 太妍的女人開始學會調戲她跟壓制她了:))))

    冰凝 於 2013/11/18 08:37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