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3738bd4b31c7fff822c87d6277f9f2ff80d  

第十九章

 

 

『岩沉山』位於『雲夢』之北,『滄水』之南,『九音』之西,標準的三不管地帶,加上窮山惡水,久而久之百姓是越來越少,山上的土匪是越來越多。

都說土匪是檢驗一個國家是否富庶的標準,越是民不聊生越是落草為寇,不過這三國交界的地方,我不知道到底是該哪國的國君反省,還是大家都有責任?

三不管的地方,沒有了嚴酷的政策逼迫,自然也開始不斷的聚集人,於是就有了,平時是百姓,有生意時是土匪的特殊人群。

 

這陡峭的山壁間,縱躍著兩條人影,飛快的靠上頂峰,如浮光掠影,白駒過隙,當偌大的寨門挺立在眼前時,終於慢下了腳步。

「什麼人?」就在我剛剛落下身體的時候,一身大喝已經響起,女人手中的魚叉伸在我的眼前,眼神中的不友善兇猛的刺向我。

與此同時,身後樓上的人影也停下了巡視的腳步,遠遠的打量著我。

 

我一隻手指,撥開眼前鋒利的尖刃,「別這樣嘛,我找你家寨主,想談些事。」

她的警惕沒有放鬆半點,口氣更是沖上天,「你是何人?報上名來!」

我輕嗤,「似乎,你有點不夠資格問我的名字,不如先請寨主出來。」

她的武器再次伸到了我的眼前,「威寨主豈是你想見就能見到的?」

我眼睛落在她漲紅的臉上,堆起滿臉的笑,「別這樣嘛,都說威寨主名震綠林,更是人人景仰大名,你就讓我見下吧。」

「你一看就不像是好人。」她晃晃手中的武器,「趕緊離開。」

我抽搐著臉,手指指向自己,「你見過如此真誠可愛,無辜坦白,忠厚老實,人見人愛,花見花開,車子見了軲轆轉的姑娘嗎?你看我的額頭,上面明明刻著兩個字,好人!」

女子不耐煩的打開我的手,「滾!」

就在她一個字出口的同時,我身後的一條人影突然旋風一樣的動了,右手極快的抓上她的魚叉,反手一折,斷裂聲起,尖刃已經對準了她的喉嚨。

她嘴巴張的老大,一雙眼睛逐漸往中心靠攏,盯著閃光的刃尖,我抓著她的手,「放鬆,鬥雞眼了。」

她哆嗦著,舌頭打結,「放,放不鬆,你,你把東西拿,拿開。」

「你說我好人,我就拿開。」眼神一撇,寨樓上巡視的人已經不見了蹤跡,我捅捅遙塵,「她剛剛叫我滾,我不懂怎麼滾,讓她教教我。」

斗笠下的遙塵看不清樣貌,她只是將手中的刃尖向前送了送,刺破她的肌膚,頓時殺豬般的慘嚎在我耳邊回蕩,「我滾,我滾……」

在我的目光中,她緩緩的蹲下,我笑嘻嘻的湊過臉,「滾的不圓我就插你一刀,滾的不漂亮插你兩刀,滾的讓我不滿意插你三刀,不滾夠萬兒千百下的,插你一身的洞,記得從這裡滾下山,再從山下滾上來!」

她雙目呆滯,撲通一聲跪在地上,大嚎出聲,在眼淚飛出的瞬間,兩管黃黃的鼻涕從鼻子裡緩緩滑落,爬向唇邊。

「喂,不許嚎!」一聲令下,眼淚頓時收回,快的讓人咋舌。

「不許流鼻涕。」

咻,兩管黃蟲立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倒回……

她慘兮兮的望著我,「我,我去稟報寨主,您,您放了我吧。」

我嘿嘿冷笑,看著她身後的寨門緩緩打開,一列人擁著一名女子走出大門,「你似乎已經沒用了,我想留著也……」

話還沒說話,她兩眼一翻,丟給我兩個大白眼仁直接昏死過去,一灘爛泥般咧在我的腳下。

 

遠遠的,人群簇擁著的女子停下腳步,一雙豹子眼閃著精光,上上下下打量著我。

我掛著無害的笑容,對她拋去個美美的飛眼。

兩人目光相撞,彼此探索著。

她膀大腰圓,手臂賽我兩個粗,鼓脹著肌肉的結實感,全身上下洋溢著草莽之氣,大掌中抓著一柄鐵槍,槍身銀亮,居然是純鋼打造,在槍身落地重重的一頓之下,我清晰的看見她腳邊的地面一沉,呈龜裂狀散開。

不過她的眼神讓我很不爽,非常不爽,那是一種鄙視,藐視加蔑視的綜合體,她鄙視我風擺楊柳的瘦弱身體,她蔑視我比男人還漂亮的容貌,她藐視我要靠著護衛才能逞兇。

她高高的挺起胸,用下巴向我打招呼,「你男的女的?」

我的淚水倒飛向天際,關愛的手親切的摸上胸前,雖然我的衣服寬鬆了點,雖然我刻意的沒挺胸收腹,但是我的聲音清脆動人,和男人的低沉沙啞還是有很大區別的,就算她沒聽到,難道沒看見我的衣服是標準的女子裝束嗎?

毫不猶豫的,我抓起遙塵的手狠狠的按上我的胸膛,非常有力的在高聳處上下揉了揉,「告訴她,有沒有?」

她似乎被點穴了,直到我放開手,她的掌還緊貼著我的胸,如一尊石雕般,僵硬……

我的臉慢慢拉長,不滿的瞪著她。

真的有這麼小?她已經抓了半盞茶的功夫了,居然還沒摸到?

「你是誰?」好魄力,聲音如洪鐘般嘹亮,打破了我的尷尬,也終於打掉了遙塵黏在我胸上的爪子。

她迅速的轉身,半側著臉,躲閃著我的目光,天知道那麼厚的一個斗笠我什麼都看不到啊,有必要躲麼?

 

遙遙一揖,我瀟灑的搖著我的破扇子,抖著涼風,「在下,金……津妍,向威紫玉寨主問好,在下想和寨主談筆交易,不知道寨主有沒有興趣聽?」

她冷哼著,再次將我從頭看到腳,「和我談交易是吧,你有什麼資格和我談?」

「資格?」我在她的眼睛裡看到了挑釁的光芒,順勢掃過她身邊一長溜的人,揚起了聲音,「遙塵,讓她看看我的資格。」

黑影飄飛,突然的闖入人陣中,在我含笑中威紫玉身邊的人如被一把刀破開的竹節般象兩邊飛去,兵刃落地聲和叫聲稀裡嘩啦亂做一團。

威紫玉臉色一動,手腕揚起,粗黑的鐵槍化做流光刺向我,刮起刺耳的風聲。

 

好驚人的腕力!

 

我本來只需要輕輕挪挪步子就能躲閃開,就在我這個念頭剛剛閃起的時候,我看到了遙塵在人群中的身影。

突然止住了躲閃的念頭,我要看,要看看她的忠心究竟有幾分。

她的人已到了威紫玉的身邊,再想回來,幾乎已是不可能的事,而那鐵槍,就要刺上我的身體。

 

「呼!」暗黃色的斗笠猶如從天邊劃過,敲在鐵槍之上,神準的將那槍頭打偏,直直的插入我腳邊的土裡,槍身兀自晃動。

所有站著的人,除了我和遙塵,只剩下威紫玉還站著,我的目光剛好來得及將遙塵頰邊回落的髮絲收入眼底。

 

絕美的容貌,冷凝的氣勢,周身還沒散去的酷寒,讓她看上去就像一把剛剛出鞘的寶劍,散發著寒光,耀花了所有人的眼。

我在威紫玉的眼中看見了驚豔,看見了貪婪。

 

慢慢的走向她,我優雅的停在她面前,以同樣高傲的姿勢還給了魂魄還沒找回的她,「現在我有資格和你談了嗎?」

她的目光根本沒有從遙塵身上拔出來,只對著我揚起手,做了個請的姿勢。

 

直到我茶水都喝了五杯,她才終於戀戀不捨的把黏在遙塵身上的眼神拔了出來,「你和我談什麼?」

「我要你替我劫一批貨。」我丟出幾個字,「錢我付給你,但是你不能開箱看。」

「笑話。」她冷冷一哼,「我想要劫,東西全是我的,為什麼要給你?」

我湊到她的面前,「我可以告訴你,那批貨絕對不值我給你的數量,我如果派人出手一樣是手到擒來,只是不方便而已,五十萬兩銀子,夠你們吃穿幾年,如果你不答應。」我手指慢慢敲著桌面,「這三不管地帶,說大不大,說小也不小,我另尋一家合作也不是不可能,只是這五十萬兩若是到了別人手中,會將山寨壯大到什麼地步,將來對你有沒有威脅我可就不管了。」

她看看我,眼中閃過思索盤算的光芒,「什麼隊伍,多少人?」

我伸出三根手指頭,「三日後,百人商隊,百餘口箱子,寨主如果有人員傷亡,一人一萬兩的安家費,我給。」

手中推出幾張銀票,「這裡是二十萬兩,定金。」

她的眼中爆發出亮光,半晌從桌上移開,突然一指遙塵,「如果她肯做我的壓寨娘子,我就考慮。」

 

看來剛才讓這傢伙露臉,是我的失策,而沒算到她也喜歡女人,更是失策中的失策!紅顏禍水啊,禍水!

 

「這我可做不了主。」我懶懶的看著遙塵,她的面孔上居然沒有一點恐懼或者害怕,是絕對放心我不會送了她嗎?

我呵呵假笑,「人家若不肯留下,我總不硬逼吧。」

「那也成。」她大方的一拍手,「陪我一夜,三日後你們離去。」

「不!」這一個字,是遙塵口中吐出,在我的笑意盈盈中,她丟出了讓我徹底驚訝的話語,「若是寨主不成功,或者我陪了你卻反悔了,我豈不是得不償失?你若能劫成功,我陪——你——一——夜——!」

「真的?」威紫玉的臉上立即爬滿了興奮的表情,得意的咧開滿嘴黃牙。

 

「遙塵以命起誓,寨主若成功,定然陪你一夜,絕不反悔,不然願受天打雷劈!」

 

「好!成交。」兩人雙掌相擊。

 

我,呆若木雞……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發到這裡,突然發現庫存沒了!!

不過還是會盡量維持啦~不要緊張…(到底在安慰誰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冰凝 的頭像
冰凝

£Freeze★°冰凝

冰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悄悄話
  • 悄悄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