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3738bd4b31c7fff822c87d6277f9f2ff80d  

第五十一章

 

夜深了,允兒早在我的安排下休息了,此刻寂靜的房間裡,只有我一個人把玩著手中的小刀,人影被燭光投射在牆壁上,居然蜿蜒出鬼魅的痕跡。

寒意在指尖飛舞,一把小刀被我靈活的轉動著,眼神落在門口。

「撲通……」門被遙塵打開,一個人影被狠狠的丟到地上,打著滾趴到我的腳邊。

「辛苦了。」我對著遙塵綻放出燦爛的笑容,順勢拋了個媚眼,不過被人很不給面子的無視掉了。

地上的人動了動,慢慢的抬起頭,先是迷茫的四周看了看,最後將目光定格在我的臉上,我再次露出我無害美麗的笑容。

咻,人影飛快的縮起,蜷在角落裡,驚恐的望著我,仿佛看到地獄的閻羅。

哦,真是不好意思,我白天那樣子不是故意嚇你的,看你那恐懼的眼神,搞的我都自我反省了。

「別怕嘛!」我努力的將臉皮擠成無辜的可愛,「我不會傷害你。」

哆哆嗦嗦,哆哆嗦嗦,她那個顫抖的速度,堪比扒光了丟在雪地裡冷凍的效果,看的我一陣眼花繚亂。

小刀拍拍掌心,我悠然的靠在椅背上,對面地上的女人還在繼續保持節奏的抖著,大概不出一個時辰,這骨頭就要散架了吧。

「既然到了我的地盤,我看你也不像是個傻子,是你自己主動呢,還是我有問必答呢?」我挑著眉頭,聲音輕輕柔柔,隱含著暗潮。

儘管抖的很漂亮猶如篩糠一樣,她還是半顫抖著抬起頭,「我……我……我不……不知道……」

就這小聲音顫的,還學人威武不能屈?

我呵呵一聲笑,卻冷的似冬夜裡的寒冰,從椅子上半俯著身子,居高臨下的看著她,一語不發只是笑著,臉與她的距離,不過短短的三寸,她不斷的想躲閃,目光都被我牢牢的鎖著。

「真的不想說?」話語輕柔的像是夜半無人時低哄著孩子入睡般。

她愣了愣,還是堅強的選擇搖了搖頭。

我手指一點,勁氣從指尖飛出,在她驚駭的目光中點上她全身的穴道,包括啞穴,甜蜜微笑,「既然不想說,那我不勉強你了,別說了。」

她的眼睛瞪得更大了,我直接忽略她,對著遙塵甜笑,「累了一天,來,一起吃飯,我準備了水煮牛肉,愛吃嗎?」

遙塵看著我面前沒動過的飯菜,臉色有些說不出的古怪,卻終於不是緊繃,在我面前坐了下來,靜靜的拿起筷子。

我撐著腦袋,咧著傻傻的笑容,看那無暇的美麗幽然在燈下,「你不吃香菜啊,我給你挑掉。」

她抬了抬頭,嘴巴裡含著飯,而我舉著筷子,仔仔細細一點一點撥掉菜上的香菜,確認沒有一點的菜末,才討好的伸到她的碗裡,眼睛閃亮的望著她夾起菜咬著,我笑的眼睛都眯起來了。

晴藍的眼看的我有點不好意思,訥訥的收回筷子,「以前沒注意,以後我會叮囑,保證不會再犯錯誤。」

她斜眼一撇角落裡的女人,「你不審了嗎?」

我看也不看,繼續自己的挑菜工作,「沒什麼比你吃飯重要,餓出了病心疼的還是我。」

她仿佛沒聽到我的話,埋頭吃自己的飯,我們兩個人就這麼一個挑一個吃,配合的恰到好處,房間裡只有她輕輕的咀嚼聲,還有我筷子敲在盤子上偶爾的清脆。

看她吃的差不多了,我才轉過身,看著地上不明所以的女子,森冷微笑,「你覺得你同伴都死了,我如果要從你嘴巴裡聽到背後主使人的消息,就一定不敢殺你是嗎?說不定還能和我討價還價多要些好處是不是?」

她的穴道被我點著,說不出話,只是咦咦嗚嗚的發著幾個音,不敢看我的眼。

我的刀貼上她的臉,緩緩的移動著,「其實我根本不在乎你背後的主使人是誰,你既然不想說,我保證不勉強你。」對上她不敢相信的眼,我輕哼著,「就你們那幾手功夫,在江湖上根本入不了流,既然只是烏合之眾而非『殺手堂』的人,我又何必太放在心上,能雇傭你們這樣的人,地位自然高不到哪去,這樣的人我根本不放在眼裡,但是你對我出手了,我卻不能就這麼放過你,你說是麼?」

手輕輕的一帶而過,匕首刃鋒沾染上紅色,她的臉上出現了一道細細的傷痕,紅色的血珠凝聚,順著她的臉頰往下流,象極了紅色的淚。

而我的笑容愈發的大了,聲音也越來越輕快,「對了,我剛吃完水煮肉片,什麼是水煮肉片,你吃過嗎?」

她下意識的眨眨眼,看著我手中的刀,瞳孔猛烈的收縮,目光粘在我的手上,全身繃的青筋都漲了起來,奈何躲閃不了,避不開。

我點點頭,嘖嘖出聲,「你猜對了,很正確,非常正確。」

她的眼,爆發出無邊的恐懼,轉而變成哀求,不斷的眨著眼睛,似乎有什麼想說偏偏說不出來。

手一揮,桌子上水煮牛肉的碗被我抄在手中,紅色的油上漂著一個個的辣椒,花椒,我伸到她的臉下面,「你有沒有覺得這紅色的油有點象血?每次我吃這個菜的時候,都覺得是在血池子裡撈肉片,紅紅的血,白白的肉,在鍋子裡翻滾……」

她的表情變的更加古怪,僵硬的就像是一塊木頭,只有臉上的肌肉在不受控制的抖動。

我的刀一貼,涼涼的靠上她的臉蛋,「就這樣,就這樣,你說薄薄的一片掉在碗裡,我這裡的油溫還算熱,應該馬上就能熟吧?不知道你瞬間看到自己活肉變熟,會不會很興奮啊?」

手剛動了動,我突然想起了什麼,口氣變的很隨意,「別怕別怕,我不會割到你的筋脈的,所以你不用擔心你會流乾血而亡,我保證一千刀都不會讓你死,如果你怕自己損失的肉太多,大不了我把割下來燙熟的都塞你嘴巴裡讓你吃下去,也算是補償了,對不對?」

突然發現身上停留了兩道目光,我側過臉,遙塵正以特別深沉的一種眼神看著我,我的思緒猛然的被拉扯,回到了某個寒冷的晚上,我用著刀對著某人的胯下,說著……

面前的人額頭上正爆著一粒粒比黃豆還大的汗珠,如果我這個時候笑出聲,會不會有點破壞氣氛?

「遙塵,如果你累了,就去洗洗休息,我正玩的開心。」我一本正經的口氣外加獰笑的表情奇異而特別。

「不用!」還給我兩個冷冷的字眼,拒絕我的『好意』。

女人的汗順著臉頰,在下巴處彙聚,一滴一滴的掉在碗裡,整張臉如同被水洗過一般,隨著我鬼魅一樣的聲音,這個趨勢還在不斷的擴大,「你想想,你全身的皮啊肉啊都被削掉了,順著筋脈能看到骨頭,肚子上的肉也被削掉了,看著裡面的腸子蠕動,而腸子裡,正是你肚子上的肉,你的喉嚨吞咽著,一動一動……」

面前的女子直接兩眼一翻,腦袋耷拉了下來,好像是昏了過去。

而更快的,是門板被合上的聲音,我幾乎沒看見那道人影是怎麼飄出去的,就聽到外面傳來一陣乾嘔的慘烈聲。

我無奈的看著還在抖動的門板,我都叫她洗洗去休息,還不走,不走就不走,當她的木頭好了,沒事聽我說話幹什麼,聽就聽,你想像什麼!

這下她不會以為我是故意給她留飯就為了讓她吐出來出糗吧?

完了,她這性子,一定這麼想的。

想到這,我狠狠的一腳踹上女子的身體,踢醒她的同時也順便解開了她的穴道,懶懶的靠上椅背,冷睨著她,「我最後給你一個機會,說出是誰買你們來殺我們的,當然,你也可以選擇不說!」

「我說,我說!」她簡直哭的是聲淚俱下,爬在地上想要抱上我的大腿,在對上我的眼神後嚇的又縮了回去,蜷在角落裡。

她哆哆嗦嗦,勉強的穩住身子的抖動,「我和姐妹不過是江湖中九流之人,想混個幫派也混不上,就是在街頭收收保護費,替賭場打手而已,我,我要知道惹上的是您這樣的人物,就是打死我也不敢啊……」

「說重點!」我低沉的一聲,讓她身體又是一抖。

「昨天,昨天,有人,有人在街頭,給,給,給了我們幾百兩,說,說今天您會帶著,帶著婦游湖,我們的目標只是殺了,殺了您身邊的婦……」

 

 

夜色低垂,廊下的遙塵撐著柱子,依然在翻胃幹嘔著。

我的手,輕輕搭上她的肩膀,柔柔的撫摸著,在她回頭間抱歉的一笑,「對不起,我不是故意的,我是真的想等你一起吃飯。」

「我知道。」她的表情還是那麼不冷不淡。

我抱了抱她的腰,「你去休息吧,我出去有些事,不用跟著了。」

沒有等她的回答,我縱身而去,投入茫茫的夜色。

 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我可能會更個十章左右或更多

睡不著的想ㄍ一ㄥ的還有本來就夜貓的

歡迎你們XDDDDDDD
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冰凝 的頭像
冰凝

£Freeze★°冰凝

冰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Kay Beans
  • 哇,做啥這麼衝
  • 哈哈
    你知道嘛我也跟著想像了.....
    (噁 (倒地

    冰凝 於 2013/09/23 22:51 回覆

  • misiu
  • 太妍要去哪??

    難道他知道是誰派人殺允兒了??

    為什麼他都這麼聰明!!!!!!!!!!!!!!!!
  • 痞歸痞,色歸色(嗯?
    有時候該聰明的時候還是得聰明的XDDD

    冰凝 於 2013/09/24 22:04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