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3738bd4b31c7fff822c87d6277f9f2ff80d  

第五十二章

 

 

平靜的夜晚,人們早已經熟睡,偶爾能看到一兩盞暈黃的燈光從遠處的窗中透出,多麼安詳寧和,而夜下飛馳的我,心情卻無法和這安靜的夜晚一樣。

我明知道這群所謂的殺手根本不夠檔次,意味著背後的人也是個不懂得江湖規矩的人,可我還是審了,問了。

我甚至心底有些隱隱的明瞭什麼,本不想去知道,卻還是知道了。

前面一個寬敞的院落,我悄悄的落下身形,四處打量著。

不遠處的房間裡,還燃著很暗的燭火,我輕功運用到極致,猶如一片落葉,飄飄的靠近。

才貼上耳朵,我就有些後悔了。

因為房間裡,正傳來古怪的聲音。

「啪……」巴掌落在肉體上的聲音,還有男人粗魯的低吼,「爽嗎?」

「很爽……」是女人喘息的不穩聲,嗓音悠揚,「將軍,還,還要……」

燭火晃動,伴隨著女人低低的呻吟,男人笑聲更大,「這身子真漂亮,你知道嗎,看你雪白的肌膚上落滿蠟淚,真讓人激動。」

女人沒說話,只是一直呻吟著,細細的遊絲般氣息飄進我的耳中。

我站在屋外,沒想到夜探,竟然會聽到這樣的一幕,人家關門閨房之樂,不速之客應該是我吧。

「將軍,將軍……」女子的呻吟中已經有了痛苦之聲,「鏡池今日身子不適,已經,已經三回了,您能否饒了我,明日,明日……」

「啪……」一巴掌突兀的響起,整個房間裡突然沒了聲息,半晌才響起狠厲的聲音,「怎麼,不願意伺候我?莫不是看上了別人,今天看你偷看了那個金太妍好幾眼,莫不是你看上人家長的漂亮,想跟了她?」

女子沒有說話,房間裡只有男人越來越粗的呼吸聲,「是不是人家把個千人騎萬人壓的小妓立了正夫,你也動心了?」

「沒,沒有。」她微弱的擠出三個字。

「啪……」又是巴掌飛上的聲音,「你還敢頂嘴?」

女子終於不再說話,才不過幾個瞬息,男人暴戾的聲音伴隨著巴掌又一次響徹房間,「幹什麼,不說話是不是被我猜中了心思?」

「將軍,平湖真的不行了……」

男子的冷哼猶如重錘打在我的心頭,不知道由何而起的點點疼,從最深處飄泛了起來,酸酸的,辣辣的。

「不行了?我今日弄了幾粒藥,你要不要試試?」男子的聲音根本不容拒絕,「這蠟燭夠粗,不知道你那地方喜歡不喜歡,你給我好好的咬著,如果亂動蠟淚可是會滴下來的喲,那麼嬌嫩的地方被刺激,你一定很舒服,是不是?」

女子的呻吟,根本不是嬌媚,而是痛苦,我的手指慢慢的收攏,緊緊的握成拳,眼前的月色漸漸模糊……

 

————

「你為什麼又在等我?」看著眼前風姿綽約的紫色人影從樹下慢慢走出,被夜風凍的有些慘白的面色讓我一陣心煩意亂。

「沒有,睡不著。」她的聲音很清亮,有一種笛子般的悠揚。

我從她身邊擦過,一聲冷哼,「睡不著回你自己的院子去,在這蹲著不就是想讓我看見嗎?把自己弄的人不人鬼不鬼的,大半夜嚇人啊。」

她沒有說話,我只聞到淡淡的玫瑰香,從她身上飄出,「到今日我已經進府兩年了。」

我頭一揚,「怎麼了,想走?」

她的臉變的更白,身體晃了兩步,好不容易才穩住,而被酒氣暈眩的我,頭疼的厲害,只想找個地方躺下好好的休息,因為今天,黃水如對我提了個要求,一個我必須深思熟慮的問題。

她沒說話,慢慢的轉過身,朝院子後走去,深紫色的衣服仿佛與黑暗融為一體。

「站住!」我冷喝,「越來越沒規矩,你不過是我帶進府的床伺,連個小妓都算不上,我沒叫走你敢走?」

她停下腳步,遠遠的站定,眼睛一瞬不瞬的望著我,我看到有傷痛從那紫色的雙瞳間掠過。

我吸了口氣,平靜的說出今天想了許久的話,「我要娶黃美英為婦,我答應今生只有她一個正婦,所以府中所有的床伺我都會給些銀兩送走,要開鋪子,要田地,隨便你們開口,如果生活有困難可以隨時回來找我,你曾是我跟前最得寵的人,你要什麼儘管說。」

她的臉徹底失去了血色,撲通一聲跪在我的面前,「王爺,你果真如此絕情?」

我扶著額頭,不耐煩的揮揮手,「回去想想你要什麼,明天跟管家說。」

抬起腳步,懶得再看她一眼,從她身邊直直的走過,直到快走入屋子裡,才聽到一聲,「我只想要王爺。」

我搖搖頭,回頭嘲弄般的看了眼那清瘦的人影,「我只想要美英!」

————

 

房中的動靜不知道什麼時候停了,我聽到有人下床的聲音,身體一縮,躲進了角落的陰影中。

華傾風志得意滿的批著衣服走出了門,幾步消失在花園的另外一頭,顯然是滿足了以後回到自己的房裡。他有這麼強的警覺性?絕不與女子過夜,怕行刺嗎?

確認他走遠了,可是房間裡還是沒有一點聲息,我推開門,輕輕的閃了進去。

床頭的燭光很暗,卻不礙於我將一切看清楚。

滿地散亂的衣服,零散的被撕碎拋落,破破爛爛的掛在椅背,丟在床頭。

順著破爛的衣衫方向,我看到一頭青絲批在枕畔,順著床沿滑落到地上,修長完美的清瘦雪白身軀,了無生氣的躺在那,沒有半分遮掩。

她的臉上,還有巴掌打過後的青腫,嘴角掛著血絲,她的身上到處都是道道掐捏過的黑紫色,瘦弱的腰身小腹處滴滴是乾涸的蠟淚,像是紅色的血滴觸目驚心,下身汙跡斑斑,完美修長的腿微微蜷曲著,傷痕更多。

我輕輕的在她身邊坐下,依稀還能聽到她氣若遊絲的聲音,「將軍,平湖今夜真的不行了,明日再伺候您可好?」

抽出絲帕,我擦拭著她身上的汙跡,小心的剝離粘在身上的蠟淚,發現被蠟淚滴過的地方,微微紅腫發燙。

掏著身上的藥瓶,我仔細的一層層敷上她的身體,湊上唇,吹了吹,手指搭上她腕脈,渡進一絲真氣。

她的睫毛抖了抖,似乎感覺到了什麼,扯過身邊的被子,「將軍,我自己來就……」

下面的話,在看到我的臉後,頓住了。

她半拽著破爛的衣衫,眼神中的冰冷還來不及掩去,聲音卻嬌媚的猶在空氣中徘徊。

我靜靜的看著她,床頭的燭光不斷的搖晃。

窗外,樹葉被風吹動。

唰……

唰……

手指貼上她的臉,撫摸著那尖尖的下巴,紫色的雙瞳美的如水晶一般,我歎息般飄出兩個字,「秀晶!」

她的震驚仿佛被這兩個字打醒,猛的一把推開我,伸向旁邊的衣衫。

我抓起她的衣服,看了看,「都碎了,哪還有新的,我拿給你。」

「不用了!」她的聲音冰冷中帶著顫抖,「我自己來。」

按住了她欲掙扎下地的想法,我目光一掃,落在旁邊的衣櫃處,伸手拉開衣櫃,滿滿的紫色讓我一驚,迎面撲來的薰衣草氣更讓我心間微疼,拿起一件衣服,袖口的玫瑰花猛然讓我想起那夜,她在黑夜中依稀也穿著這樣的衣服,忽然發現,所有的衣衫都是同樣的,和那天晚上一模一樣的款式。

衣服批上她的肩頭,她下意識的僵了下,抬起頭冷漠而生疏的看我眼,「平湖謝過逍遙王爺。」

我本想撫摸她的髮,手指被這一句話打在了空中,愣愣的只發出兩個字,「秀晶……」

她站在我面前,根本不在意那雪白的胸脯暴露在空氣中被我看個精光,冷然冰笑,「平湖不知道誰是秀晶,王爺深夜入我房,莫不是看上了平湖的姿色想要偷香竊玉?」

我伸出手,將她敞開的衣衫攏了攏,仔細的系好腰帶,抬起頭對她笑著,「夜涼,別冷著。」

她是秀晶,無論她承認或者不承認,她都是當年那朵月下的紫色玫瑰——鄭秀晶。

退了兩步,她與我保持著距離,依然是那種冷淡的眼神,「王爺半夜尋上門,就是想找平湖敘舊的嗎?」

我低頭,輕輕的念著她的名字,「秀晶,在你看到我的第一眼,你的眼神已經出賣你了,不要否認了,『秀池晶月柳畔風,紫潭情眸平湖秋』這是我當年為你做的畫像上的題詞,秀晶就是平湖,平湖就是秀晶。」

她嘴角動了動,完全沒有笑意的笑,索性往我對面一坐,「那麼王爺今天尋上我這個當年被掃地出門的床伺,有什麼事情?」

我看著她,嬌媚的容顏,卻全身豎滿了防備,時間讓她變的更加的美麗,卻也讓她的刺更冷更硬。

我輕咳了下,「秀晶,你這幾年……」

「我這幾年很好,不勞王爺牽掛。」硬邦邦的打斷我的話,顯然不想談起過往,紫色的眼瞳,越來越深沉。

氣氛的僵硬讓我根本無法繼續說下去,只能站起身,向門外走去,「秀晶,我只是想彌補當年的錯,如果你真的這麼討厭見到我的話,那我走,你好好的休息吧。」

就在我一隻叫踏出門外的時候,身後冷哼聲響起,「彌補錯是假,找我算帳是真,難道你上門,不是為了追究我今天白天請人殺你心頭所愛的事情嗎?」

我轉過身,她已經揚起了下巴,修長的玉頸纖細優雅,「如果你是為她們而來,我承認,都是我幹的,你想殺我,就殺吧。」


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將將將將~~~秀晶出現!!!!

唔,比較著重於敢愛敢恨的性格啦

不要太討厭她噢啾咪~~~

 

有人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嗎?

嘿嘿別破梗唷,最後一篇再說那最重要的四個字XDDDD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冰凝 的頭像
冰凝

£Freeze★°冰凝

冰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misiu
  • 我的天阿
    原來太妍已經有美英的時候,還有人伺候他床第之事.....
    而且還很多人....
    看來我低估了逍遙王爺啊


    說真的,看到是秀晶時,我嚇了一跳
    意想不到
  • 哈哈哈哈哈哈~~~~
    金太妍其實就跟古代男王爺沒什麼差阿
    側室正室福晉....一堆
    太妍只是比較愛玩~但遇到美英改變(?了而已XD

    本來是秀妍的...
    後來洗牌後洗掉了呵

    冰凝 於 2013/09/26 19:48 回覆

  • Tomato
  • 連四章幫生日鋪梗 哈哈

    這還是遙塵第一次主動吧XD 難得遙晨主動 卻被允兒打斷 不愧是允兒 時機挑得剛剛好 太妍還認真接她的話XD

    太妍審人好恐怖啊 看著看著不自覺的我也跟著想像那畫面... 真慶幸刀子抵著的不是我(汗

    那個叫鏡池還是平湖的 是秀晶啊 (驚訝! 原本還猜西卡 差一點就猜對
    秀晶 討厭 怎麼會 悲劇女角的角色 對太妍又愛又恨 看了反而有點不捨
    這麼說之前逍遙王爺府找到的畫室秀晶喽 太妍以前真的是不懂得珍惜 以至秀晶現在被那個XX的將軍這樣折磨 還我這幾年很好 滿櫃子薰衣草氣 是哪裡很好啊

    所以 生日粗卡嘿
  • 哀呀被發現了(?

    哈哈 以後會越來越喜歡傲嬌塵的(笑
    現實允兒跟太妍其實有時候也會這樣(太妍抽風的時候最多ke

    那畫面真的超噁,對想像力豐富的人來說效果加倍.....

    原型是南玉鏡池~平湖算小名吧! (呵呵,若沒洗掉你就對了XD
    會好轉的....當初因為這個角色有被華傾風性!#%虐#%^&*
    所以在愛逗的選擇上頗苦惱,但為了那敢愛敢恨的性格
    後來還是狠下心了QQ嗚秀晶我對不起你(跪

    恩對就是她!!!!會想到王府那張畫的人很少XDDD
    太妍自己也承認了,以前不懂珍惜 負了很多人TT
    薰衣草=她生氣 對象-----金太妍!!

    康撒哈咪搭:)

    冰凝 於 2013/09/26 19:58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