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3738bd4b31c7fff822c87d6277f9f2ff80d  

第五十四章

 

 

我飛掠的身體在逐漸流失的血液中慢下腳步,輕功的使用讓我的氣息變的飛快,也讓我的血流的更快,抬頭望望遠方我住所的所在,腳下不受控制的一軟。

手撐著地面,我呼呼嗤嗤的喘著氣,看著地面上一滴一滴的血在漸漸彙聚,再次伸手,猶豫著要不要點上穴道。

 

點了,血流的慢,但是我也無法使用功力,不點,也許在昏倒前,我還有機會回到住所。

秀晶這一刀,真的狠。

 

我苦笑,扶著牆,慢慢的站了起來。

一雙手,從我背後伸來,抄在我的腋下,把我抱入懷裡。

 

熟悉的氣息,我把所有的重量都放在了她的身上,靠在她的肩頭,無奈的低語,「遙塵,你又沒聽我的話。」

她看看我胸前的傷,內氣順著我的肩頭緩緩的輸入,「聽你的話,就等著你明天暴屍街頭。」

晴藍的眼,隱隱透著怒意,眼瞳深處閃著火星,「主子您如果真的很想死的話,記得第一個告訴遙塵,我不介意讓您死個痛快,比起那個女人,我絕對會捅的比較准。」

我長舒了口氣,微笑的倒在她的懷裡,「那殺我之前能上我的床麼,讓我死在你的青衫之下,也算是風流塚了。」

「你這樣的身子,還能風流?」她難得接我的嘴,莫不是看中了我現在身體虛好欺負?

我摸摸她的臉,在她細滑的臉蛋上蹭了下,「身體是差了點,所以只好勉為其難讓你在上面,反正你動,我承受的了。」

「你……」她的臉瞬間一紅,冷冷哼出聲。

手上卻是不停,將我打橫抱起。

身體剛離地,我抱著她的脖子,「遙塵,你想帶我回去?」

她唇動了動,牽出一條線般淺的不能再淺的微笑,「難道主子你想在大街上與我雲雨之歡?」

 

好吧,今天你淫了!我認輸。

 

我靠在她的肩窩,喘息著,「遙塵,我現在不能回去,你聽我說……」

我斷斷續續的說著,她的眉頭越皺越緊,在我喘息的片刻間搖了搖頭,「不行!」

我抓著她的手,「你放心,我一定會讓自己堅持到和你上完床之後才死,現在死不了的,按我說的去辦,我要用最小的損失換來最大的利益,難道你想我回去以後再來一次這樣的事?」

她依舊不同意的搖了搖頭,「不行,我不能丟你一個人在這。」

我拉下她的頸項,狠狠的吻上她的唇,在她錯愕的瞬間重重的抹過她唇中的甜美,然後推開她,飛出一記媚眼,「有你的吻,我會一直堅持下去的。」

她抿著唇,定定的看了我眼,轉身飛掠而去。

 

我輕咳著,心底苦笑。

上一次被人偷襲差點葬身水底,因為美英。

這一次自己送上門讓人捅了刀,因為秀晶。

再來一次,不知道會是哪個女人,好像遙塵已經預定了,看來我這一輩子,是和女人們脫不了干係,連死都那麼香豔。

 

不知道被允兒看到了我這樣,會不會又是一邊安撫照顧著我,一邊黑沉著臉,恨恨的透著咬我一口的意思。

真的對不住她了,只怕又要惹她難過了。

 

靜靜的等待中,不停的有腳步聲輕快的點在磚瓦上,黑色的衣衫,明晃晃的大刀,幾條人影落在我的面前,恭敬的對我一抱拳,我微微點了點頭,看見最前面的一人正是遙塵。

她彎腰抱起我,轉身欲走。

我搖著頭,用力的喘息著,「不,不行,我要在這裡看著,不能有一點差錯!」

她的拳頭緊了緊,面色凝重,就在我幾乎以為那一拳要揍上我臉的時候,她忽然換了方向,對著幾人晃出刀光。

刀光劍影中,地面上被劃出無數痕跡,牆上,樹梢,到處都是被淩虐過的印記。

人影跳動著,與她叮叮的交手,清脆的聲音在黑暗中傳出很遠很遠……

 

「來人啊,有人行刺『雲夢』使者!」

 

「救命啊,有刺客……」

 

「逍遙王爺遇刺……」

 

遙塵急切的嗓音,粗重的喘息,抱著我輾轉騰挪,我看看地上我滴落的血跡,一灘灘的,確實有些糝人。

遠處的腳步嘈雜淩亂,砸在青石板上沉悶而厚重,急促的朝我的方向奔來,就在一排整齊的鎧甲出現在我的視線中時,黑衣人對望一樣,縱上屋頂,其中一人飛快的對著遠遠而來的城衛射出一排弩箭,成功的阻止了追擊的腳步,所有黑色的人影眨眼間消失在大家的視線裡。

我看著眼前觸目驚心的場景,靠著遙塵的肩頭,「麻煩你了,告訴允兒不要太擔心。」

放下了所有的擔憂,沉重的倦意湧上我的心頭,身體好軟好軟,沒有一絲力氣,眼前很黑很黑,唯一記得的,是遙塵身上的香味。

依然很誘人……

 

 

『雲夢』國堂堂的逍遙王爺,這一次調停中身份最尊貴的女人,在夜歸的途中,被數十名黑衣人行刺,身中數刀危在旦夕。

這個消息儘管在『九音』嚴密的封鎖下,還是像長了翅膀一般飛了出去。現在整座京師如同密封的鐵桶一樣,連只蒼蠅都飛不出去,每一個人進出的人都被嚴嚴實實的檢查,但是那幾個行刺的人,卻如同人間蒸發了般,半點蹤跡也找不著。

而我這個當事人,由於『九音』辦事不利和傷勢嚴重,一直在半傷半氣中臥床不起,身為我未來王婦的允兒,更是言辭拒絕任何人的探望,除了御醫,所有人都不准進入。

 

又一名替我換好藥的御醫哆哆嗦嗦的拎著她的藥箱子,蹣跚著腳步走出門,一邊搖頭,一邊不斷的歎息。

我的傷是真的,失血過多也是真的,唯一不真實的,是我能控制自己的氣息,讓脈象變的更加時有時無,氣若遊絲。

我的地位身份、胸前深深的刀口,讓每一位換藥的御醫都戰戰兢兢,生怕不小心我就斷了氣,換完藥就火燒屁股般的跑了,連切脈也切不出所以然,只知道我快死了,就算沒死也是個半死,只要別在她們出診時死就行!

看著人走出房門,我微微睜開眼,眼神溜向允兒,壞壞的一擠眼。

她陰沉著臉,輕柔的扶著我坐起,仔細的調整枕頭放在我的身後,拿起身邊的藥碗,輕輕吹著,送到我的唇邊。

我別開臉,討好般的對她笑著,「允兒,你都三天沒和我說過一句話了,連笑臉都沒有一個,別這樣麼。」

她黑色的眼瞳看著我,然後直接起身,把藥碗放到了遙塵的手中,「點她的穴,把藥灌下去。」

遙塵就像被她傳染了一樣,臉色都是一樣的黑沉沉,她接過藥碗,居然陰森森的笑了,我在她出手前,猛的搖著手,「我自己來,自己來。」

一下用力過猛,疼痛讓我呼吸一窒,皺起了眉。

那個背著手在床邊不看我的青綠色人影立即坐了下來,遙塵的手也扣上了手腕,絲絲縷縷的輸送著真氣。

我苦笑著,一隻手拉著一個人「對不起,我真的不想讓你們擔心,被刺傷我沒有算到,但是這個機會實在太好,我很清楚自己的身體,雖然有點傷,可我不會真的讓自己走到死亡的邊緣,你們是我的責任,我不會拋下你們的。」

允兒的臉色沒有半分好轉的跡象,不著痕跡的從我掌中抽出手,「這兩天,『雲夢』三位元王爺全部來探視過,尤其是大王爺更是急的像熱鍋上的螞蟻,派人送了不少千年人參靈芝雪蓮來。」

我輕輕一哼,「和她說我繼續昏迷著,不見。」

遙塵用同樣平靜的聲音說著,如同彙報般不帶一絲感情,「您受傷的消息已經傳到了『雲夢』京師,皇上震怒,已經著風將軍率五萬人馬來接您回去。」

 

五萬人馬接我一個人?難怪三位王爺嚇成那樣。

來的是風若希?我再次古怪的笑出聲。

 

不過我這個表情落在別人眼中,顯然更勾起了心底的怒火,她們兩個人對看一眼,同時不說話的向外走去,甩也不甩我這個身受重傷的可憐人。

「別……」我剛說出一個字,劇痛再次讓我慘白了臉,「走……」

我掙扎的想下地,手指掀起被子的一角,身體剛動,允兒已經一歎,快步走回我的床邊,坐在我的身後,緩緩的圈抱上我,而遙塵熟悉的內息,也再一次慢慢流淌在我的身體裡。

她們,還是心疼我的。

 

難得的,我柔弱的乖乖伏在允兒的懷抱裡,水汪汪的眼睛可憐兮兮的看著遙塵,她坐在我的身邊,舒緩著我的筋脈,不需要說話,三個人的世界安靜而平和。

「要是能一直這樣就好了。」我的髮絲披散在允兒的胸前,整個人蜷縮著,發現自己原來也有這麼弱質纖纖,嬌小玲瓏的時候。

允兒的手點上我的額頭,撫摸著我的髮,「你要是能一直這樣乖就好了。」

「打斷手腳,廢了武功丟在床上,就可以了。」

這冷酷的話,出自一直不懂聲色的遙塵之口。

 

小子,你狠,真狠!

等我好了,看我怎麼折騰你!

我用目光狠狠的蹂躪她,想像著揪爛她的衣服,扯碎她的褲子,把她四仰八叉的綁在床頭,糟蹋她的身體,玩弄她的花蕾,讓她呻吟,讓她哀求……

 

「你能下地再說!」似乎看穿我的心思,直接戳破我的美麗泡泡,某人冷哼。

身後的允兒低低的笑著,我溫柔的愛人總算回歸了,我懸著的心也放了下來。

驀然發現,這幾日,我最擔心的,不是自己計謀有疏漏,不是自己傷勢會惡化,而是允兒和遙塵陰沉的臉。

我一手牽著允兒,一手拉著遙塵,親不到人,親親小手也是甜蜜的。

而她們,嘴巴壞的,冷著臉的,獨獨沒有拒絕我的親吻。

就在我沉醉在久違的溫柔中時,門上再次被輕扣,「逍遙王爺,『滄水』華將軍來探望您。」

華傾風……

我笑著點頭,湊上她們的耳朵,「好戲開演了,請他進來!」
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我好像頗準時的都差不多9點更文( ̄▽ ̄)"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冰凝 的頭像
冰凝

£Freeze★°冰凝

冰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4)

發表留言
  • 悄悄話
  • misiu
  • 哎呀....

    我都不知道秀晶刺得這麼深.......

    不過這篇太妍跟遙塵又接吻了!!!!!!
    他們三不五時接吻
    關係真的很妙= =

    接下來有好戲可看囉!!
    嘿嘿嘿

    不過我希望秀晶可以回到太妍身邊倒是真的
  • 因為太妍的匕首太利了TT
    又沒運氣抵抗的關係><

    XDDDDD
    請多觀察遙護衛的小細節哈哈哈

    短時間不太可能....
    你看秀晶恨太妍恨成那樣子QQ

    冰凝 於 2013/09/29 14:59 回覆

  • Cora
  • 這…金爺的〝美麗〞泡泡也太邪惡了吧(變態妍不是叫假的xdddddd)

    是啥好戲呢?
    期待~希望是天下無敵瞎的戲(我就愛看無節操小劇場~)
  • 根本就是想S#^&M@$*遙塵嘛!!!!!

    嘖嘖失望了
    是金爺計謀中的好戲~

    冰凝 於 2013/09/29 15:00 回覆

  • 悄悄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