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661_365727396856372_915138824_n

 第五十七章

 

 

逍遙王爺窩在馬車裡養傷,這是對外的消息。

逍遙王爺天天和小婦在馬車裡調情,這是身邊傳出的消息。

逍遙王爺和風將軍不合,見面就冷嘲熱諷不可開交,這是私下議論的消息。

 

在不過短短的數日中,我和風若希就各種問題都爭吵過,包括軍隊開拔的日子,包括行進中休息的地點,包括日行的速度,甚至包括士兵的食物,反正有我出現的地方就有和她的爭執。

 

有人說,金太妍和風若希上輩子有仇。

有人說,金太妍和風若希八字不合。

更有人說,這是王爺為了兵權在和將軍暗鬥,誰能壓制對方,誰就對這只軍隊人馬有了真正的話語權。

 

她是將軍,軍隊的最高指揮者。

我是王爺,更是所有人中地位最高的人。

最後,我不騎馬,整天都在馬車上待著,但是行進的速度也明顯被我拖拉著而不能按風若希的預期行進。

就這樣,我和某人的鬥爭被傳的沸沸揚揚……

 

夜晚的軍營,最大的軍帳中,兩個人影互相瞪著,面前酒罈數隻,小菜幾碟。

「呼……」軍帳中的燭火無風自動,詭異的跳動著。

我和風若希各占一方,依然狠狠的互相瞪著……

 

終於,她動了動睫毛,用力的眨了兩下。

我笑了,陰險的壞笑,「你先眨眼了,喝!」

 

她白我一眼,抓起面前的酒碗,毫不猶豫的一灌而入,用力的擦去嘴角的酒漬,不服氣的大吼,「再來,我就不相信會輸給你。」

我哈哈一笑,給她斟滿酒,「師傅,你確定真的是老了輸給我,而不是騙酒喝的?」

我喊她師傅,沒錯,就是師傅!

縱然我曾經把兵書倒背如流,當年初入沙場的我,依然只是個紙上談兵的傢伙,是風若希教會了怎麼運籌帷幄,教會了怎麼用兵如神。

她剛正耿直,不希望有人說她親近王爺而得到利益,指點也是在極度私密之下,而她的性格,往往被人聽到的,都是大吼大叫與我爭的面紅耳赤,這一聲師傅,是我私下喊的,除了她和我,無人知曉我和她心中對彼此的那份情誼。

也許,這就是為什麼在我甩手而去的時候,她能接手我當初最精銳的那一支『弑神』之軍,既因為她對那支軍隊的熟悉,也因為她和我之間「惡劣」的關係吧。

 

她的臉上已經佈滿了酒氣的紅暈,拍拍胸口,「我會輸給你這個紈絝王爺?再來!」

我端起酒碗,苦笑著,「你都喝了十八碗了,算我輸行不行,求你讓我喝一口吧。」不等她的回答,我速度的灌下一碗,這才長長的緩了口氣。

打了個酒嗝,我湊過臉,「師傅,和我說說,你是怎麼做到一收到我的消息就立即對『禦風』下手的?我還以為最少要等上十日呢。」

她夾起面前的菜,丟進嘴巴裡,猛的一口酒,給我一個你都知道何必多問的表情,「我和你認識這麼多年,你肚子裡有些什麼我還不知道?聽到你被行刺重傷快死的消息,全朝野都震動了,只有我知道你背後一定玩了什麼心眼,綜合我對你的熟悉還有你死也不吃虧的性格,我想了一個晚上,估計你要挑起她們兩國之間的暗鬥,所以必然要對其中一方下手,在我大張旗鼓迎接你的路上,就悄悄的派出了兩隻人馬,一邊守著『滄水』,一邊看著『禦風』,你消息一到,我就立刻飛鴿傳書,執行命令的是你當年最嚴格的兩批隊伍,我相信她們的實力!果然不負我的希望,沒留下一點痕跡!」

「誰說沒留下痕跡?」我壞壞的笑了,「你不是恰到好處的讓她們用『滄水』的武器留下了傷痕嗎?如此大批量的武器,『滄水』想賴都賴不掉。」

她同樣詭異的笑了,「『滄水』被你坑的不淺啊,被你吃了兵器,還被『禦風』狠狠的滅了上萬人,只怕到現在都不明白為什麼。」

「誰說她們不知道?」我一本正經的板起臉,「她們會知道是『禦風』行刺了我,然後嫁禍給了她們,由此還能推斷出,是『禦風』吞了她們的武器,加上『禦風』一直神神秘秘的隱忍,想不懷疑她們都難。」我懶懶的往椅子上一靠,得瑟的抖起了腿。

不知道那兩隻狗咬狗,會咬到什麼時候去?憋了這麼久的『禦風』不拿點實力出來怎麼可能,囂張慣了的『滄水』又怎麼能容忍別人一而再,再而三的在頭上拉屎?

 

我看著她一碗接一碗的往嘴巴裡倒著酒,這個風若希,平時非要把自己搞成個鐵面將軍,嚴肅軍紀不准喝酒,結果饞死的是自己。

 

「師傅,謝謝你替我把『弑神』軍調教的這麼好。」我突然一撩衣服,跪在她面前,恭恭敬敬的磕了三個頭,「更謝謝你沒讓她們被拆分,不然我回來後,真的是一無所有。」

她斜睨了我一眼,沒動。

直到我三個頭磕完,她才幽幽一歎,「還衝動嗎?」

衝動,兩個字將我曾經的一切做了個總結,衝動的放棄了一切,衝動的什麼都不去追問,衝動的將一切歸咎為天意。

「我再也不會了。」我平靜的回答,她滿意的點點頭。

如果她知道我這一次的回歸,是因為對美英的承諾而衝動,是會直接吐血而亡還是一刀劈了我?

「知道教訓了?」她放下酒碗,臉上終於有了輕鬆的笑意。

我爬起身,撣撣衣服上的灰塵,「如果我不知道,你是不是又要一百軍棍打爛我的屁股?」

我說的,是那一天,她在朝堂之上要求重罰我的話,所有的人都忌憚著我的王爺身份,生怕我得勢之後的報復,偏偏又恐懼我的回來,她的話,讓不少人心裡笑開了花。

「如果可以,我希望能再打一百軍棍,讓你知道什麼叫痛入骨髓。」她冷哼著,翹起了二郎腿。

我無言,這也太狠毒了吧,臉上的肌肉不受控制的抽搐著,我望著她的老神在在,「您也不怕把我打死了?」

「皮厚如你者,怎會打壞?」她居然拋出這樣一個答案讓我哭笑不得。

「師傅,我沒做什麼十惡不赦的事吧,居然要兩百軍棍才能解你的氣?」

她看著我,眼神霍霍盯的我直發毛,口氣突然的認真,「於公,你棄三軍不顧,視我心血如糞土,該打一百。」

「那還有一百呢?」我苦笑。

她突然微笑,那滿臉皺紋伴隨著她皮笑肉不笑的陰森,我不自覺的摸摸手臂,雞皮疙瘩已經爬滿了,「於私,你當年視我女如敝履,冷嘲熱諷取笑於她,導致她現在不肯出嫁也就算了,幾乎到了出家的地步,這筆帳最少也要打你一百棍。」

她,她女兒?

我不要?還嫌棄?

這,這哪來的事……

我雙手叉腰,一聲大吼,伸過腦袋離她僅僅兩寸,怒目而視,「老太婆,你別欲加之罪,誰不知道堂堂風將軍膝下兩兒縱橫沙場,是未來的大將之材,你哪來的什麼女兒。」

一隻手指推上我的腦袋,把我推開一尺的距離,她看也不看我噴火的雙眼,端起酒慢悠悠的啜上一口,「乾女兒不是女兒嗎?」

乾、乾女兒?

我險些一口氣喘不上來,「我怎麼不知道你有乾女兒?」

她大掌一拍,桌子一聲巨響,所有的杯碗筷勺狠狠的跳動,聲音刺耳,一點也不美妙,「當年,我和黃水如那個老混蛋同時向你暗示,要你做媳婦,最後不是說在『雲水閣』讓你偷偷見見兩人,你看上誰就是誰嗎?」

我點點頭,「沒錯。」

那一天,我真正見到了美英。那仿佛淺立在雲端的仙子,猶如花瓣間的朝露隨時散去的柔弱,偏偏眉宇間又那麼的通透,天下盡皆看穿的隨意飄渺。

她讓我的呼吸都刹那間停止了,可也就在那時,我又見到了另外一個人。

一個跌跌撞撞撲進來的身影,在我伸手扶住的同時,看到一張五彩斑斕的面孔,不是花了的胭脂,是滿臉青紫黃綠,豬頭一樣腫脹的面孔。

我不知道是在哪撞的,反正那張臉上,眼睛腫的只剩下兩道縫,青紫的嘴角高高的腫起,和兩條香腸一般豔紅,還鼓著泡,額頭上幾個碩大的泡泡,裡面還有水珠晃蕩,衣服也條條的掛在身上不成形狀。

那種震撼,我真的無法用語言去形容,呆愣著全身僵硬如石。

二選一,我不選美英,難道選那個豬頭臉?

別說我貪花好色,也別說我不懂得欣賞內在美,實在是那個對比太強烈了,強烈到我甚至連問都不曾問過那個豬頭女子的姓名就給嚇呆了。

記得當時,我在驚訝中喃喃自語,「風若希你個混蛋,這壓箱底送不出去的貨你居然要嫁給我?莫不是以為我笑傲風月的性格,是個女人就要?還是以為滅了燈什麼都一樣?你真當我是種豬,所以送頭豬來給我?」

想到當年,我的汗珠不小心又蹦了出來,密密麻麻的爬滿額頭,「師傅,你該不是……」

「就是!」仿佛看穿我心事般,她老神在在的笑了,「我那女兒自從被你奚落之後,從此就絕了嫁娶的念頭,我可不能放著不管,所以,你要從我手中接過『弑神』之軍,就要娶我的女兒。」

我:「……」

她冷冷一哼,「你以為以你現在的德行,配得上我那冰雪剔透的女兒?」

我擦擦額頭的汗水,膝蓋一軟,差點再次給她跪下,「師傅,這麼好的女兒,您留給您那兩個兒子不行麼?」

她慢慢搖了搖頭,堅定的吐出一個字,「不!」

我眼前一黑,真希望此刻傷勢發作,昏死過去,耳邊依稀還聽到她的話語,「你好像還不知道她是誰吧?」

是誰我也不想要啊!

可是風若希那張臉,充滿詭異的笑容,讓我的雞皮疙瘩再一次爬滿全身,戰戰兢兢的出聲,「是誰?」
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第二部奉上!!!!(再灑花~~

期待雪莉美英線的咪呀捏,再等會、等會……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冰凝 的頭像
冰凝

£Freeze★°冰凝

冰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4)

發表留言
  • Bobo
  • 呵呵 有些消息是給別人聽的
    有些傳言是給自己人聽得
    但是又有人能讀懂自己的心呢
    還是別讓人看透得好
    是友 便相安
    是敵 便相殘

    不過風若希根本就是故意的
    在朝堂上的刻意為難
    再來便是讓想喝酒的王爺連一滴都沾不上XD
    薑還是老的辣啊 原以為金王爺只有她的女人治的住
    沒想到 哼哼 似乎每個人都能吃定金太妍嘛~XDD

    風將軍所言極是 皮厚者如金太妍 著實不容易被區區個200軍棍給打壞呀
    不過那個乾女兒是新角嗎? 我不會說我第一個想到的是國師...

    最後只要是TaeNy就好.... +U~
  • 閣下所言甚是!!

    哎呀呀
    吃定的方式不同嘛
    人家是師傅,不一樣啦~

    就是阿
    還有誰可以跌得那麼有氣質XD

    是一定有的啦哈哈

    冰凝 於 2013/10/27 15:36 回覆

  • Cora
  • 遙塵??? Yoona??? 雪莉???
    啊~我不知道啦~(這是在耍賴嗎…)
  • 哈哈哈混亂了嘛XD
    慢慢看吧:))))

    冰凝 於 2013/10/27 15:36 回覆

  • misiu
  • 唉唷唷!!!!!!!!
    我家美英出來了!!
    而且還形容得這麼漂亮!!
    我轉圈(太開心到瘋了XD)

    不過那乾女兒.....
    好吧
    我真的難以猜測是誰
    雖然我腦中出現yoona的名子= =
    可是也差太多了吧...
    香腸嘴......
  • 哈哈XDDDD
    這部的美英真的形容的很美
    我在想哪張專輯來個飄逸風好像不錯:))))

    允兒!?
    哎呀呀是臨月棲:)))

    冰凝 於 2013/10/27 15:37 回覆

  • Tomato
  • 風將軍原來和太妍是這種關係
    看來太妍在雲夢私下混得不錯 將軍 國師 都私下混熟
    我也是不知情 傻傻的以為兩人不和的眾人之一XP
    不過原來不選風將軍的女兒和棄三軍不顧 罪一樣重(風將軍完全私心XD

    將軍的乾女兒 照太妍所述 能跌的這麼超然的人 目前所知好像是國師(好像叫什麼棲來著...

    雪莉...只好慢慢等...

    到了第二部 開始思考這篇文到底算不算taeny文 畢竟第一部taeny沒占很多
    all cp...好像也不是 結論暫定all taecp XD
  • 人家是王爺
    又是母皇最疼愛的女兒唄:)
    哈哈哈XDD是我也選美英(欸

    臨月棲~~

    我可以跟你保證會再出現啦XD

    這部大概就是all taecp吧!!
    我只是覺得很多角色很像
    就改了.....

    冰凝 於 2013/10/27 15:40 回覆